第705章

正是修罗的标志。

“开车!”

凌天吩咐一声,林飞一脚油门,车子开到了庄园门口。

立刻有人上前,准备拦车。

凌天降下车窗,将令牌递了出去。

门口的人,脸色一变,赶忙后退,将大门打开。

满脸恭敬的目送着车子,进入了庄园。

庄园很大,开了四五分钟,才在一处宽敞的院子门口停下。

“这里,就是修罗殿。”

“我平日,都是在这里。”

飞天修罗看着院子,说道。

凌天将飞天修罗,拎了下来,拖拽着他的头发,将他拖进了院子里。

一进来,凌天的身体如遭雷击,脚步猛地顿住。

只见门口的两边,各摆着一个腌咸菜的坛子。

坛子里,是没手没脚的人。

人彘!

尤其是,这两个人彘的鼻孔中,眼眶中,耳朵中,甚至头顶上。

全都是烟头,脸上更是布满被烟头烫过的疤痕。

尼玛啊!!!

凌天的心,猛地一痛,如同被捅了一刀。

饶是凌天从小就在山中长大,手中沾满了野兽的鲜血。

早已经练就了铁石心肠。

可看到这么惨的一幕,还是极度的不适,几乎作呕。

尤其是,这其中一个人,是冯德章冯爷爷啊!

那个对他慈爱有加,传授他梯云纵的长者!

“你个畜生啊!”

砰砰砰!

凌天疯了一般,对着飞天修罗,就是一顿猛揍。

直到将他打得奄奄一息,才停下手来。

强行压制住内心的怒火,朝着飞天修罗恨声问道。

“哪一个,是冯爷爷!”

飞天修罗不敢隐瞒,朝着左边的一指。

凌天的心脏,瞬间抽搐,眼泪不受控制的流了下来。

赶忙快走两步,到了近前,将冯德章头上的烟头,全都取下来。

随后,声音颤抖,哽咽道。

“你是冯德章冯爷爷吗?”

“你能听到我说话吗?”

“我是冥王的弟子,小天啊!”

可惜,冯德章的耳朵,早就被刺聋了。

根本听不到任何声音。

凌天恨不得,将飞天修罗当场做成人彘。

畜生啊!

冯德章眼睛没了,耳朵聋了,舌头也被割了。

根本与外界无法交流。

这可怎么办?

忽然间,凌天眼前一亮,想到了办法。

赶忙走到冯德章的身后,伸出手指,将他刚才的话,缓慢的写了出来。

本来早就如同死物,对外界没有任何反应的冯德章。

身体突然剧烈的颤抖起来。

同时,那早已干涸的眼眶中,竟然流出两行血泪。

凌天见状,不禁泪如雨下。

冯爷爷,这是辨识出自己写的字了啊!

“呵,呵......”

冯德章拼尽力气,艰难的开口。

可是,舌头断了,根本听不出他说的是什么。

“冯爷爷,你想说什么?”

“告诉我,告诉我啊!”

凌天心如刀割,蹲在冯德章面前,悲痛的问道。

“小......天,杀......了......我!”

终于,凌天艰难的辨别出了冯德章的话。

只不过,却让凌天越发的悲痛不已。

冯德章见到自己后,唯一的愿望,竟然是求死!

可见,这些年活着,对冯德章来说,是多么的痛苦。

凌天的眼睛,布满了泪水。

看着冯德章眼眶中,不断流下的血泪,哽咽道。

“冯爷爷,我懂了。”

“您,解脱吧!”

噗!

说完,凌天一剑,刺入了冯德章的心脏。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