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7章

“华云剑,你以为,这样就可以要挟我?”

“只能说,你真的很无知。”

“你根本不知道,领悟了剑意,意味着什么!”

“更不知道,你现在的行为,是多么的愚蠢!”

说完,凌天突然间抬手,朝着华云剑随意的一指。

砰!

顿时间,血光飞溅!

“啊!”

华云剑一声惨叫,惊恐的发现,自己掐着华敏脖子的手臂,竟然炸了!

血肉横飞,一片模糊!

没等华云剑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凌天已经到了近前。

一脚踢在了华云剑的膝盖上。

华云剑惨叫着跪在了地上,冷汗直流。

胳膊和膝盖的剧痛,让他几乎晕厥。

不过,更多的是心中那面对死亡的深深恐惧。

“凌天,饶命,饶命啊!”

华云剑朝着凌天,不停的磕头,哭喊着求饶道。

凌天看都没看他一眼,将华敏抱在了怀中。

见华敏面色惨白,气若游丝,已经到了垂死边缘。

心中对华云剑,更加的痛恨不已。

幸亏自己来得及时,若是晚上一步,华敏就完了。

“我先帮你疗伤!”

凌天说着,扶着华敏轻轻躺在地上。

取出银针,在华敏的各处要穴,小心翼翼的刺入。

十几分钟的时间,华敏的生机,总算稳定了下来。

全身上下,也有了一丝力气。

“凌天,谢谢你!”

华敏看着凌天,眼中含泪,无比郑重的说道。

凌天笑了笑,朝着她道。

“谢我做什么?”

“华爷是我的恩人,你是华爷唯一的亲人。”

“我救你,是应该的!”

华敏叹了口气,面带自责和懊恼道。

“悔不该,没听你的话。”

“是我太天真了,还相信家族中有正义。”

“最终,却落得这步田地。”

“若非你赶来,我非但报不了仇,自己也断送在他手里了。”

说完,华敏的眸光,如同刀子般落在了华云剑的身上。

眼中杀机爆闪,冰冷刺骨,咬牙含恨道。

“我现在才知道,我爷爷和我父母,都是他害死的!”

“这个人面兽心的畜生!”

说完,华敏强撑着,站了起来,走到了华云剑的面前。

华云剑跪在地上,看着华敏那阴狠的眸光,全身抖如筛糠,当场又吓尿了。

“华敏,求求你,放我一马,放我一马吧!”

“我是你二爷爷啊!”

“咱们是一家人啊,你忘了你小时候,我还经常抱你!”

“以前,都是我糊涂,我会改过自新,好好弥补你的!”

“求求你,不要杀我啊!”

华云剑痛哭流涕,心中巨大的恐惧,让他再也没有了族长的威严。

朝着华敏一个小辈,不住的叩头求饶,卑微渺小,尊严丧失。

华敏面对华云剑的求饶,只是冷哼一声,咬牙道。

“当初,你为一己私利,杀我父母时,有没有想过,放他们一马!”

“你为讨好罗家,杀我爷爷时,有没有想过,放他一马!”

“我回到家族,只为讨回公道,你却联合家族高层,将我拿下,百般折磨,关在水牢,自生自灭。”

“你,又有没有想过吗,放我一马!”

华敏越说越气,眼中的杀机,不断的升腾,使得周围的温度都骤降几分,阴寒彻骨。

“现在,你让我放你一马?”

“我只问你一句,凭什么!!!”

华敏一声尖叫,将心中的痛苦和怨恨,彻底的释放而出。

整个人,被杀气环绕,目光森寒,令人不寒而栗。

华云剑被华敏的气势所慑,看着华敏,抖如筛糠。

两眼惊恐绝望,却被质问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华敏抬头,重重的吐出一口浊气。

情绪,突然间变得异常冷静下来。

一回头,朝着凌天伸出手去。

“有刀吗?”

华云剑一听这话,只感到脖子直冒凉气。

噗通一声,瘫在了地上。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