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4章

唯一的活口被凌天带到房间里,借口会吓到云非烟,没让她进去。

把云大小姐气得牙痒痒,又无计可施。

很快,房间里发出阵阵惨叫。

前后不过五分钟,凌天就出来了。

云非烟好奇地凑上去。

“你怎么折磨他的?他这么快就交代了?”

“我为什么要折磨他?”凌天反问。

云非烟顿时就不理解了,不折磨还能是讲道理不成?

而且刚刚的惨叫声,听得她都头皮发麻了。

还说没折磨!

不过对云大小姐来说,过程并不重要,她现在更好奇是谁要对付凌天。

“你知道指使他们的人是谁了?”

看着云非烟脸上兴致勃勃的表情,凌天只是笑而不语。

是谁,他自然是不知道的。

不过大致有个猜测。

他才来边城两天,对他怀有恶意的,也就那么两个人而已。

不是这个,自然就是那个。

总不能有人是盯上了他的财?

首先,他没有财。

其次,也没有外漏。

答案就很明显了。

至于把那家伙单独带走,也不是为了问出幕后主使。

而是为了给幕后之人传达一个消息——我已经知道你是谁了。

凌天和云非烟大摇大摆地离开,顺道带走了被他打晕在门口长得苦大仇深的中年汉子。

他们离开没多久,一个鬼鬼祟祟的身影进了小院。

看到小院里惨状的那一刻,不由倒吸了口凉气。

这么多人,竟然都没能拿下那个凌天?

那家伙得多厉害?

想到这里,就觉得后背发凉,只想赶快离开。

不过一数尸体,却发现数目不对,还少了一具。

有活口被带走了?

那可就糟了。

虽说主子不怕凌天的报复,可毕竟还牵扯到了那位大小姐。

若是城主府掺一脚,可就麻烦了。

那人在小院搜索了一圈。

在看到房间里那具尸体时,松了口气,但紧跟着心又提了起来。

这具尸体实在是太惨了,双手双脚全都被硬生生踩断了不说,胸膛还凹了下去。

他摸了摸,肋骨一共断了八根。

是被一根一根敲断的。

割喉的那一剑,想来是最后给了个痛快。

没理会满院子的尸体,那人沉着脸快步离开。

却没发现,有个人影悄然跟了上去。

不是别人,正是凌天。

从他跟着中年汉子出门的那一刻,他就察觉到了有人在跟踪。

直到他们快到城主府,注视他的目光才消失不见。

他立刻便折返回来。

刚好撞上。

那人急着向背后的主子汇报,压根没发现被人跟踪了。

凌天都没有刻意遮掩,几乎是大大方方地跟在后面。

最后,那人在一栋宅邸停了下来。

“陈府。”

果然是陈有钱啊。

凌天丝毫不觉得意外,那陈有钱一看就是小肚鸡肠的人。

被人不小心撞一下,都不依不饶。

何况还是“女人被抢”这种奇耻大辱。

陈府实力如何,凌天不清楚,暂时不打算轻举妄动。

搞清楚了是谁在针对自己,就回了城主府。

城主府内。

云非烟一脸不爽地盯着苦大仇深的中年汉子,盯得对方额头直冒汗。

“大、大小姐,我知道的真的已经全都交代了。”

“我是财迷心窍,您就饶了我这一回......”

他已经悔得肠子都青了。

自己就是个小武者,一把年纪了才好不容易突破到入道境。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