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2章

“但你去了主城就不一定了。”

“边城属于黎城治下,你要去主城,就只能先去黎城。”

“而黎城,正是公西家族的地盘。”

凌天嘴角抽了抽。

合着你是把原本的小boss,给我整成了大boss?

本来我只要干掉公西来就行了。

你非把人弄走。

将来我要面对的,就只能是整个公西家族!

本就对武衡好感殆尽,现在凌天更恨不得给他脸上来几脚。

武衡亳无所觉。

他咕咚咕咚又是一碗酒下肚,慨叹道。

“可惜了,黎城没这种好酒。”

“凌小兄弟,我走后,拜托你帮我照顾好老许。”

“他只是个普通人,在边城生活不易。”

“没有武者照看,活不下去。”

凌天自然不可能同意。

他和老许非亲非故,那货还故意对他有所隐瞒,显然没憋好屁。

“这个,就当是报酬。”

武衡在怀里掏啊掏,掏啊掏。

掏了半天,掏出来一块古朴的玉佩,让人一眼就能看出,玉佩上沉淀着岁月的痕迹。

凌天嫌弃地皱了皱鼻子。

见状,武衡强硬地把玉佩塞进他手里。

一脸严肃道。

“相信我,这块玉佩,会对你有大用。”

“好了,别的我就不多说了。”

“凌小兄弟,后会有期。”

武衡潇洒离去。

走之前,还没忘把剩下的酒给喝了。

带来的一坛酒,总共也就分了凌天一碗,其余的都进了武衡的肚子。

“真是个......怪人。”

凌天想了想,也没想到一个合适的词,用来形容武衡。

只能用了这么一个词。

凌天去把玉佩上的污渍冲洗干净,露出玉佩原本的面貌。

玉佩的一面,是一朵海棠花。

花半开。

瞧着栩栩如生,可见雕玉的人技术不俗。

另一面,刻着几个小字。

“花为媒,玉做凭。”

显然,这块玉佩是一枚信物。

可不管怎么看,这就是一块普普通通的玉佩。

没什么特别的。

不过想到当时武衡慎重的表情,还是将玉佩好好的收了起来。

罢了,再信这货一次。

刚将玉佩收好,吴管家就到了。

“凌师,夫人请你过去一趟。”

又找他?

凌天皱皱眉。

自从进了城主府,城主夫人就三番五次找他,莫不是......

凌天打了个冷颤。

不会不会。

他又不是香饽饽,怎么可能是个女人就看上他。

再说,城主还在呢。

虽说疯了,可毕竟还活着不是。

城主夫人再怎么不羁,也不可能做出这种事来。

凌天定了定神,问吴管家。

“夫人可说了,找我什么事?”

“不知。”

吴管家低眉垂目,一问三不知。

凌天只能闭嘴。

跟着吴管家来到城主夫人居住的小院。

才一进门,一股铺天盖地的威压袭来,凌天身体一晃,险些摔倒。

哪怕撑住了,脸色也不由发白。

他咬着牙看向小院中的那道身影,手默默地放在腰间。

握住碧血剑的剑柄。

暗中调动真气,做好了随时动手的准备。

这才朗声问道。

“夫人这是何意?”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