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20章

其实也不是一点事都没有。

洛良庆那一拳,的确伤到了他。

但因为他有所防备,只是手臂的伤势较重,几天就能恢复。

远远地看着倒地不起的洛良庆,凌天有些惋惜。

可惜了,这么一位撼天境的高手,终究还是没能笼络过来。

想来也是,两人都没什么接触,对方不可能就因为南寻几句话,就信了他。

至于南寻......

明显是没接触过多少这个世界的阴暗面。

单纯地以为,他信任洛良庆,洛良庆就一定会信任他。

可经历过黑暗的人,又有多少能从黑暗中走出来?

更何况,洛良庆还有血海深仇,做任何决定,都要考虑一下利弊。

相对他来说,星海阁对洛良庆的用处更大。

自然就会更向星海阁靠拢。

南寻沉默了很长时间,之后朝着剩余的星海阁众人走去。

这么久都没能逃出去,加上时不时传来同伴的惨叫,这些人早就慌了。

再看到南寻这个撼天境的出现,更是连反抗的勇气都没有。

没用多久,人就全被南寻给解决了。

等他回来,凌天看着南寻身上的煞气,有些担心。

这家伙该不会要黑化吧?

好好的一个白面团子,等回去的时候变成了黑芝麻馅。

平云道观的人会不会跟他拼命?

好在,这些煞气很快就散了。

南寻看着凌天,面无表情说道。

“这里的事情已了,我要回平云道观了。”

“你答应我的事,不要忘了。”

说完也不等凌天回应,转身就走。

龚老狗勾了勾嘴角,小声道。

“我怎么感觉,他是在朝着大恶人的方向发展?”

先前跟南寻站在一起,压力很大。

毕竟境界上的差距在那里摆着,让他多少有点喘不过气。

可现在的南寻,却给他一种随时会弄死他的感觉。

就很可怕。

凌天摇了摇头,南寻今后会怎么样,谁也说不准。

柳长河和周漫山是在南寻离开后才回来的。

他们真气几乎耗尽,正打算先休息一下再继续动手,南寻就杀了出来。

给两人吓得不轻。

差点以为南寻是要杀他们了。

后来虽然看到南寻是在对星海阁的人动手,可还是不敢靠近。

好在,人终于走了。

“那家伙怎么突然变得那么可怕了?”

他们不知道之前发生的事,不解地问凌天。

凌天没说话,龚老狗好心地给他们说了之前的事。

柳长河忍不住嗤笑。

“人心复杂,了解一个人,不代表就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

“没准表面上兄友弟恭,实际上暗中都在想着弄死对方呢。”

毕竟是大家族的人,这种事没少见。

他说这话,倒也算是亲身经历。

只是刚刚说完,就感觉不太对,怎么所有人都在看着他?

柳长河是个聪明人,很快就猜到了原因,他急忙表示道。

“我就不一样了,我可是个表里如一的人!”

周漫山一览鄙夷地看着他。

表里如一?

就你?

相信这家伙的话,还不如相信他家养的那条狗,会改了祖传的陋习呢。

柳长河咳了一声,厚着脸皮说道。

“至少,我现在跟着凌少,是心甘情愿的。”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