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32章

可他也意识到,这是他的机会,只要他能说服这位惩戒使,就有可能活下来。

甚至,重新掌控边城和木围!

惩戒使抬起手,一道寒光闪过。

云不安的表情顿时僵在脸上。

鲜血从脖子上的伤口喷涌而出,任他怎么捂都捂不住。

他震惊又绝望地看着惩戒使,知道自己活不了了,现在只想求一个答案。

“为、为什么?”

“败者,没资格留在星海阁。”

惩戒使这句话说完,云不安便断了气。

停留了片刻,确定云不安是真的死亡后,惩戒使喃喃道。

“凌天......”

“一个出色的新人么?”

那双平静的眼眸闪了闪,随后他的身影融入黑暗,消失在房间内。

云不安死亡的消息,是第二天才传到凌天的耳朵里的。

如今他当上城主,需要他忙碌的事情太多了,他干脆都扔给严六,自己跑去躲清静。

至于木围,倒是有些麻烦。

星海阁的袭击,导致将军少了一半。

只能仓促提拔了一些人,暂时让他们驻守木围。

“你说什么?云不安死了?”

凌天惊讶地看着周漫山。

周漫山点点头道。

“一刀割喉,没有任何挣扎的痕迹。”

“昨天守夜的人没有听到动静?”

“没有。”

这就奇怪了。

云不安对他们来说,已经没用了。

死不死,结果都不会改变。

为什么还会有人杀他?

“死就死吧,反正他知道的消息也不多,你们什么时候回黎城?”

“马上。”

“那......一路顺风?”

“......谢谢。”

周漫山嘴角抽了抽,心说你就没别的要交代的了?

等了半晌,见他还没走,凌天好奇道。

“还有事?”

“解药。”

“什么解药?”

“......”

周漫山无语地看着他。

片刻后,凌天总算想了起来,他用巧克力豆骗周漫山和柳长河是毒药来着......

他尴尬地咳了一声。

“等我一下。”

凌天出去再回来,手上多了一些药丸。

没什么大用,都是固本培元的。

他塞给周漫山,提醒道。

“一个月一颗,可以缓解毒性。”

“这里一共二十四颗,足够你们两人坚持一年了。”

“一年内,我肯定会去黎城,到时候给你们解毒。”

一年?

周漫山有些意外,就边城这点事,用得着花那么久?

猜到他在想什么,凌天解释道。

“我还有别的事要办,暂时不会去黎城。”

“不过你放心,我们的交易还在。”

前提是,柳家和周家,真的会同意。

若是不同意......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只是少两个帮手罢了。

对凌天来说,影响不大。

两人离开后,他立刻将这两天准备的阵法图,让人分别送去给诸位将军。

让他们按照阵法图上的指示,进行布阵。

先不说星海阁会不会就此放弃木围,单单是黎城那边,他就得防着。

万一他们真舍不得边城,却又打不下来,狠心利用破坏木围怎么办?

所以得提前做准备。

当然,黎城不来人是最好的。

若是来了......只能叫他们有来无回!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