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89章

收起戒指,叶辰继续驱车前行。

而他也在心里默默复盘了一下今天的经过。

八名骁骑卫倒是没什么特殊之处,但那个名叫林婉儿的女孩子,总是给叶辰一种朦胧的神秘感。

虽说他对林婉儿用了心理暗示,而且林婉儿说的内容也没什么漏洞,但叶辰依旧隐隐觉得好像有些不太对劲。

可是,想来想去,他也想不通到底哪里不对劲。

这时候,他的脑海之中忽然闪过一个画面。

那是林婉儿当时面前的书桌。

在那书桌上,摆了九枚铜钱。

而那九枚铜钱,似乎是一个复杂的占卜卦象。

想到这里,叶辰忽然想到了《九玄天经》里,关于易经八卦以及占卜的内容。

其中,在六爻八卦之里,有一种使用三枚铜钱来占卜算卦的方法。

所以,三枚铜钱叶辰能看懂,可是九枚,他就有些想不通了。

毕竟,这是连《九玄天经》都没有记载过的。

想到这里,他忍不住掏出手机,给远在美国的风水相师赖清华打了一个电话。

赖清华,是叶辰认识的人中,易经八卦最强的一个,所以,叶辰打算向他请教一下,九枚铜钱占卜,到底是什么路数。

很快,电话便打通了。

由于时差的缘故,身在洛杉矶的赖清华,此时才刚刚吃完晚饭。

接到叶辰的电话,他非常激动的恭敬说道:“叶少爷!”

叶辰客气的说道:“赖老先生,冒昧打扰,是有件事情想请教您一下。”

赖清华忙道:“叶少爷,请教万不敢当,您有任何问题,随时问在下便是!”

叶辰也没再客套,直入正题道:“赖老先生,你占卜算卦多年,可曾见过有人用九枚铜钱算卦?”

“九枚铜钱?”赖清华惊呼道:“如果是六爻八卦之法,那即便是三枚铜钱,其中也蕴含大量信息,如果要快速精准的看出卦象,需要有很强的记忆力和心算天赋,如果用九枚铜钱的话,那每三枚铜钱为一组,此乃三组卦象,而三组卦象各为一个整体,又能构成一个更深更细的卦象……”

“所以,如果用九枚铜钱,那就是要分成四组卦象来计算卦象,这种运算量,等于是把猜2位密码的难度,提升到12位,这种技巧在易经八卦中属于顶级,有个外号叫做‘近神卦’,也就是能算出这种卦的,其对易经八卦的领悟,已经堪称出神入化了。”

说到这,赖清华又感叹道:“不过,近神卦到今天早已经失传了,我只是很小的时候听爷爷说起过,但一直没见过有谁真正能做到。”

叶辰疑惑道:“可我见人用九枚铜钱摆出了一个卦象,而且那卦象看起来也不像是随意丢弃,难道那个人真有如此本领?”

“这个……”赖清华开口道:“在下没见到您说的卦象,所以也不能确认那人是否真有本领,不过以在下的经验来看,确实不太可能,巧合的概率大一些。”

叶辰听到这里,心中更觉得奇怪。

那个林婉儿,那个林婉儿给的戒指,以及那个林婉儿摆的卦象,都好像有点不太对劲的样子。

但如果按照赖清华的话说,她一个女孩子,应该不可能掌握近神卦这种连《九玄天经》都没有记载的内容。

想到这,他不禁在心中暗忖:“不知道那个林婉儿和她的父母、祖父,究竟是什么来路?若是将来有机会再见到她,一定要想办法查个清楚!”

一念至此,他便对赖清华说道:“谢谢您了赖老先生,我自己再琢磨琢磨。”

……

当叶辰抵达行宫的时候,天色已经渐渐亮起。

伯根机场,也开始了自己繁忙的一天。

无论是客运还是货运,所有工作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谁也没有意识到,就在这座机场里,他们八名同事命丧于此。

那八名装卸工,原本就是晚班,而且是做一休一,昨天一直干到今天凌晨,他们会一直休息到明天下午再来上班,所以在这里见不到这八人,不会有任何人起疑心。

至于这八人的家属,这八人活着的时候早就已经跟他们打过招呼,声称自己有些死活要接,会晚些回家,所以家人也并没有察觉到任何异常。

而此时此刻,在伯根南郊的一处农场内,多具尸体躺在屋内早已没了气息。

农场门外挂上了一块牌子,上面用英文写着一行字:此处房产交易中。

这种地方,本身就不会有多少人路过,一旦有人路过,看到这牌子,也不会再对这农场有任何兴趣。

如果神秘组织不再派人来一探究竟的话,那想等这里暴露,至少也要等到这些尸体重度腐烂、气味绵延出几百米才有可能。

可这至少也要五到七天以上。

所以,这将为林婉儿赢得足够多的时间逃离北欧。

七名骁骑卫,经过星夜兼程,也在日出之后赶到了奥苏城最高的山顶。

说来有些丢人,奥苏城最高峰海拔竟然还没有五百米。

万破军顺利将这些人收编,暂时将他们藏在奥苏城内,等待叶辰的下一步指示。

至于叶辰。

他在回到行宫之后,心情格外郁闷。

毕竟,他为那枚戒指,搭进去一颗培元丹,不能说连个响都没听见,只能说还真就只听了几声响。

叶辰虽不是个小气的人,但培元丹这东西属实珍贵,所以就这么浪费了,还真是越想越肉疼。

为了等叶辰回来,海伦娜一夜未眠。

她脑海中一直控制不住的想起与奶奶的那番交谈,脑子里十分混乱。

她知道,对自己目前的情况来说,最好的结果,就是尽快怀上叶辰的孩子。

可是,她也知道,叶辰不但已经结婚,而且身边追求者无数,叶辰对自己根本就没有什么感觉。

这种情况下,如何能让叶辰心甘情愿与自己发生些什么?

所以,每每想到这里,海伦娜便几度想要放弃这个不切实际的念头。

可是,一想到自己和整个北欧皇室目前的处境,她又实在想不到什么更好的解决办法。

而且,海伦娜心里很清楚,奶奶之前也并没有跟自己开诚布公,奶奶一直在说如果自己没有子嗣,将来可能要去其他欧洲皇室借一个国王或者女皇。

但海伦娜心里清楚,一旦自己真的没有子嗣,那等自己死后,北欧政府以及北欧人民,一定会把自己的堂妹奥利维亚那一脉请回来继承大统。

万一奥利维亚有了子女,那将来她的子女,大概率会成为北欧国王或者女皇。

那样一来,皇位又回到了奥利维亚和她的后人手里。

这,绝对是海伦娜宁死也不愿意看到的。

自己好不容易才在叶辰的帮助下,从奥利维亚手里拿到了女皇的位子,如果死后皇位还要被奥利维亚的子孙夺回去,那她宁可让整个北欧皇室彻底退出历史舞台。

纷乱的思绪、纠结的现实,让海伦娜身心俱疲。

她甚至有些后悔,后悔从华夏回来、后悔登上女皇的宝座。

若是当初选择留在华夏,或许还能与叶辰更近一些,也不用为皇室的事情着急犯愁。

当与不当女皇,其实都与叶辰有着解不开的干系,海伦娜也早就意识到,自己眷恋的并不是这个女皇的位子,自己真正眷恋的,是叶辰站在自己身前,挥剑为自己开路的那种感觉。

就在这时,海伦娜听到一阵由远及近的引擎声。

她连忙起身来到窗前,看到是叶辰驾驶的那辆车开回行宫,她第一时间夺门而出,快步来到楼下。

当她抵达楼下时,叶辰刚好把车停稳。

眼见叶辰从车里下来,海伦娜连忙上前,恭敬的说道:“叶先生,您怎么出去这么久……我一直都非常担心……”

叶辰微微笑道:“事情比我想象中复杂了一些,但好在都顺利解决了。”

海伦娜松了口气,连忙又问:“叶先生,您出去这么久都没吃饭,一定饿了吧?我让厨师给您准备早饭!”

叶辰面露疲色的摇了摇头,随口道:“我没胃口吃东西,还是麻烦你给我安排个房间、先让我补个觉吧!”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