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38章

很可能,那家伙就在鹏城。

至于对方为什么不亲自动手,墨南飞或许猜不到,但他却一清二楚!

“你说了算。”

胡文树无所谓道。

随后又问他。

“那你打算去哪里弄丹顶鹤?”

“城主府这不是现成的么?”

“你是打算......”

“没错。”

徐清秋眼底闪过一抹杀意。

“我这个好徒弟,早就跟我离了心,留着他就是个威胁。”

“与其等他动手,还不如直接杀之而后快!”

“到时候,丹顶鹤就是咱们的了。”

对此,胡文树表示无所谓。

反正又不是他徒弟。

不过若是胡家人,出了这么一个敢对他下手的败类,他定然也不会手软。

夜半三更,月黑风高。

胡文树和徐清秋悄然离开小院。

以他们两人的实力,还不足以被城主府的侍卫发觉。

两人悄无声息地来到墨南飞的住处。

这里就没那么好进去了。

四周都是守卫,只能从正门进。

两人交换了一个眼神,胡文树躲了起来,徐清秋现身,朝正门走去。

“我要见墨南飞。”

“请您稍等。”

侍卫认识他,知道他是墨南飞的师父,不敢轻视。

徐清秋一声冷哼。

“怎么,我这个当师父的,想要见徒弟一面,还得等他点头?”

“既然如此,不见也罢。”

说着,徐清秋假装要走。

侍卫顿时就怕了,急忙说道。

“您老且慢......”

真要让徐清秋就这么走了,等城主知道了,肯定饶不了他。

城主可是最重视名声的。

这顶不尊师重道的帽子,城主绝不会戴!

“方才是我不对,您老请进。”

大不了,到时候就说自己是担心城主的名声,城主总不好意思罚他吧?

徐清秋冷哼一声,施施然进了房间。

经历了黑袍人的事后,墨南飞不敢再熟睡。

所以徐清秋一进房间,他就察觉到了,坐起来看向徐清秋。

“师父,你怎么来了?”

还是这个点来,难道是出事了?

徐清秋左右看了看,像是在防着什么人一般。

压低声音说道。

“我来找你借点人......”

“什么?”

声音太小,墨南飞没听清楚,忍不住道。

“师父你近点说话。”

“看我这脑子。”

徐清秋拍了一下脑门,假装刚才脑子抽了,忙走到近前。

“我是说,我想找你借点人。”

“不是,师父你大点声,这里没别人,你用不着这么谨慎。”

墨南飞无奈了,至于怕成这样吗?

不过想到黑袍人的强大,他也忍不住缩了缩脖子。

不会是,那家伙忍不住,自己动手了?

所以才把徐清秋吓成这个样子?

可他当时不还说,不动手有不动手的道理么?

徐清秋抬手,擦了擦额头的冷汗,紧张地又往前走了几步。

“南飞啊,我是想告诉你......”

“我当初就不该救你!”

话音落下,徐清秋手中飞出一抹冷光。

直奔墨南飞的咽喉。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