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章 被骂到自行退圈。

当天晚上,王成才被不知名的人高额保释。

隔天,扁栀上班时,一路上不断人指着她窃窃私语。

门口忽然就冷清许多,看着病患都是一些旧面孔,跟之前人挤人的状况相差甚远。

在扁栀进入办公室后,欧皓急急的拿着平板递到她面前。

视频里王成才穿着落魄,拖着带血的断腿,在雨幕里眼眶含泪大声嘶吼,“冤枉啊!冤枉!”

断腿的血迹顺着雨水在地面上划出一道血痕。

旁边有人要搀扶他起来,他却不依。

叫了救护车过来,死活不愿意上去,只是等人群都围拢过来了。

在大家的好心劝慰声中,撕心裂肺的吼叫着:“我冤枉啊!我冤枉!我就是进了医院也要被人逼死!我去医院也是死路一条,世风日下!好人没活路啊!”

周围的路人越聚越多。

路人甲:“哎呀,你这腿不行啊,再不去医院,回头整不好该废了,有什么事情等养好了身体再说啊。”

路人乙:“就是啊,天哪,也怪可怜了,这么大的雨,这血流得吓人,又没人管管啊。”

路人丙俯身去搀扶他起身,他颤颤巍巍的起来,在灯光下,王成才的脸被揍的面目全非。

在场众人倒吸一口凉气。

“天哪!这是法制社会,这谁打的啊,还有没有王法了!”路人丁义愤填膺,“你放心,我是媒体记者,你有什么冤屈你说’出来,我们在场这么多人,现在是法制社会,也是媒体时代,不是任由谁说了算的!”

王成才顶着一张狗看了都嫌弃的脸,引发大众同情。

大家异口同声:“对!你说说看啊,我们这里这么多人,说不定能帮你想想办法。”23sk.Com

王成才迎着众人的目光,抬起头,肿成猪头的脸,让众人又倒吸了口凉气。

然后听见王成才龇牙咧嘴,抖抖索索的说:“我叫王成才,是扁氏中医院的元老,在中医院兢兢业业多年,可前一个月,一个叫扁栀的女人,凭借跟我们投资商沈听肆沈总的关系上位,在医院里趾高气扬,横行霸道,欺压我们这些善良的老员工,

我就是被开刀的第一人,她把我采购的药材都报废了,说是品质低下,实际上就是想从药材上去捞油水,建立自己的采购系统,我说这不行,病人可怜赚钱艰难,不应该这样,可她不听,还诬陷我贪图公款,”

王成才攥着自己破破烂烂的衣服,抹了一把辛酸泪,“你们说,我穿成这样,能贪污什么?我自己受点委屈没什么,可她不能对病人有歹心啊?她诬陷我,还叫人打断了我的腿,我本想着算了,

可天理昭昭啊!在这个世道上活着,今天您会生病,明天您也会生病,”王成才看着众人的眼睛,演技拉满,“我不能做事不管啊,我今天就了拼了这条命,都要揭发中医院的院长扁栀!假公济私!以色上位!草菅人命!天理难容!”

王成才的话慷慨激昂,激起在场民愤。

当天晚上,十五家媒体齐齐发声报道。

鉴于王成才的草根身份营造的非常成功,而他又把扁栀形容成倚靠男人上位,还牟图病患钱财,一时间网上骂声一片,还有许多路人自发发起抵制中医院的活动。

扁栀看了一眼评论区。

骂的都非常统一。

欧皓气愤的不行,“院长!咱们要不要发表什么声明,或者找律师去告他!”

扁栀表情清淡的套上白大褂,利落盘上头发,刚要说不用时。

门口几个高大的男人走了进来。

为首的是周岁淮,后面两个是沈听肆跟林野。

“没事吧?”周岁淮担忧的看着扁栀,“小乖,你没经历过这些,所以可能看了会心里有点难受,但是我跟你说网上这些人就喜欢跟风,他们——”

“我不在意啊。”

周岁淮还在说。

“所以,你放心,我会去解决,这件事情我一定——”

“周岁淮。”扁栀在位置上坐下,看着激动的男人,淡淡再次重复,“我不在意。”

周岁淮:“这件事可以先公关,然后让中医院出一份律师委托授权,授权我来——”

扁栀看着周岁淮完全没有停下来的样子。

而林野还在跟沈听肆抱怨,“哎——沈听肆,你说这几家媒体什么意思啊?为什么就提了你的名字,哦,我不是人,我就不是扁栀的靠山了?什么人啊,报道为什么这么不全面!我一定要联系他们这几家媒体!务必要把我的名字弄上去!”

周岁淮闻言,终于停下来。

他顿了一下,开始跟林野两人蹲边操作,“喂,对,加名字,我的名字一定要在最前面,就说,我才是背后的金主。”

“废话!我要在最前面,让公司的公关部回去睡觉!”

“官宣?”

周岁淮顿了一下,然后,“李坤,你是个人才啊!我怎么没想到,那你这样……”

扁栀有些无奈周岁淮跟林野的反应,沈听肆推了推眼镜,看着扁栀笑,“没关系吗?”

扁栀微微一笑,“嗯,不过是说些闲话,我不在意。”

沈听肆明白扁栀的意思。

隔天就是林决的大寿,到时候扁栀的林家大小姐的身份亮出来,所有人都会知道扁栀是扁氏中医院的合法且唯一的继承人。

所有她被包养,对中医院不好的言论就都会不攻自破。

她懒得费力气在这些无所谓的事情跟人上。

沈听肆退到一边,扁栀叫号,让病人进门看病。

当天。

也不知道是谁发的小视频。

沈听肆周岁淮、林野三人齐齐出镜。

三个人拿了张最最普通的木质板凳,坐在就诊室内最角落的位置。

三人什么也不干。

就这么干坐着,眉眼不转的盯着扁栀看。

一时间,网上消息炸了!

网友一:“我艹!这什么意思啊?三大美男搞什么鬼呢?这个世界上没女人了吗?非要守着一个为钱丧心病狂的女人?这三个男人看这个扁栀的眼神,没一个纯洁!”

网友二:“我天,亮瞎我的狗眼!居然还有周岁淮!哥哥!你醒醒吧,你这是想掉粉吗?!”

网友三:“居然还有林野,他不是娱乐公司老板吗?他去那里干什么?!娱乐圈这么多女明星他都看不上,非要这么个歹毒的女人吗?我祝他公司明天就倒闭!”

网友四:“真是应了那句话,女人不坏,男人不爱!沈听肆这样的天菜都在!那腿,那腰,浪费了啊!”

网友五:“弱弱的说一句话,我有点羡慕扁栀这个女人是怎么回事,横跨商业圈、娱乐圈、演艺圈三大圈子的行业大佬就这么老实巴交的坐着守候,我天!我流口水了!”

话一出。

众人静默几秒。

而后。

网友五被群起而攻之,直接被人肉到退网。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