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2章 周岁淮亲笔。

扁栀回家后洗了个澡。

出来擦干头发时,房门被啪的“咣咣”作响。

她一开门就看到了门口的林野。

扁栀眸光幽深,盯着他,面色不善,“你最好有急事。”

林野:“……”

被扁栀的口吻吓到,林野差点忘记了自己要说的事情。

他指着手机,说:“你快看看,周岁淮这家伙发微博,澄清了、”

扁栀擦着头发,一边看手机上周岁淮的澄清微博。

林野在外面碎碎念,“周岁淮这家伙是疯了吧,刚刚转型就搞事情,这是一点不在乎女粉丝么?”

扁栀看着周岁淮的微博上写着:“对于包厢事件引起的过分关注,进而耽误了公共资源,我很抱歉,25日那晚,我确实去过包厢,也在酒醉中盯着王娇娇女士的眉眼看,只因为眉眼位置略略像心中女神,故而有些失态,这里再次跟王娇娇女士说一声抱歉,那晚是我没掌握好距离感,给你带来困扰,对不起,

另外,外界传闻,王娇娇女士是我的女友,这一点我需要特别澄清,本人周岁淮确实有喜欢的姑娘,在追,不是圈内人,不希望相关的绯闻给我原本就追妻漫漫的途中增加难度,希望各媒体,粉丝,路人手下留情,谢谢。”

下面落款:周岁淮亲笔。

林野啧啧啧的朗读着周岁淮的微博信息。

“有喜欢的姑娘,在追,不是圈内人,”林野挑着眼尾,看向扁栀,明知故问,“姐,你说,周岁淮说的是谁啊?”

扁栀擦拭头发的动作一顿。

她静静看着林野,直到林野心里发毛,要抬手投降时,扁栀问他,“周岁淮给你多少钱,让你来当他的说客?”

扁栀还极少见到林野对一件事情这么热衷,且持之以恒的。

林野刚要说话,便听见扁栀冷淡的说:“我给你两倍,立马滚。”

说完,门板当着林野的面阖上。

电吹风的声音细软,扁栀脑海中不自觉地浮现今天晚上的周岁淮。

略略失神时,窗外掠进来一阵风,带动轻薄的窗帘,也带来了花园内清雅的栀子花香。

扁栀将电吹风放回柜子里。

忽的。

她的脚步顿在途中,像是有什么惊诧的东西在脑中一闪而过。

扁栀的眸光在夜风中渐渐地沉下去,她好像忽然明白了,今晚不对劲的地方在哪里了。

扁栀拿起桌面上的电脑。

指尖在电脑上快速敲打着,电脑页面上飞快闪过一连串的代码数字。

最后。

页面定格在当年一份见义勇为的报纸封面上。

扁栀逐字逐句的阅读。

在看完全文后,她的目光落向报道侧面的少年的照片上。

少年年纪不大,不苟言笑,挺着腰杆直直的面对镜头。

这张照片,扁栀从前看过许多遍。

可今天再看。

却觉得哪里不对劲。

是哪里呢——

扁栀喝了口水,眼前忽地闪过一幕,少年倒在血泊中,他额间的发散落地面,是当年最时髦的发型。

“!”

扁栀拧眉,看向照片中的男孩,再次细细审视。

偏瘦,胳膊细长像是长时间营养不良,理着当下最简单的平头,一双眸子淡漠毫无情绪波动。

当年救她的人,不是欧墨渊!

扁栀几乎一秒钟就得到了这个结论。

并且,结合着,今晚欧墨渊奇怪的长篇大论,还有周岁淮的失控。

她隐隐觉得,当年救她的人,是周岁淮。

可,这张报纸上没有任何信息指向。

扁栀打了个电话,“老三,你去查一下,当年报道这个新闻的记者,叫什么。”

那边的人动作很快,答案简短:叫陈晨,在报道完这则新闻后,移民了。

扁栀:“把手里的事情放一下,把人找到。”

电话那头:“是。”

瓷白的指腹有节奏地落在桌面上,灯光下,扁栀沉思的目光深沉悠长。

隔日一早,热搜推送。

【国外知名舞蹈家林如霜回国,下机后欧氏欧总亲自迎接,两人进入酒店共度三小时。】

欧家老宅。

欧老太太坐在客厅的中心位置上,皱眉深皱。

“林如霜那个贱人!为什么突然回国了?!”

“之前拿钱离开的时候,我郑重声明过,不允许她此生再回国!”

“如今她高调回国,还让墨渊去借机,媒体大肆宣传,林家要是知道了,会怎么想?”

欧老太太眸色深重,布满皱纹的手掌重重落在木椅上。

“不行!管家,叫林如霜来见我!”、

“墨渊跟扁栀最近才刚刚上了点心,要是林如霜回来,指不定又把她的魂魄勾到哪里去了,要是被林家知道,墨渊当年跟林如霜在一起的往事,扁栀跟墨渊的和好便又多了阻碍。”

管家:“是,我立马去约林如霜。”

欧老太太却等不及了,从位置上撑着拐杖站起来,“我亲自去见她。”

林如霜此刻正在酒店,这么多年,她也算是功成名就,面对欧墨渊时,不再是从前那般卑怯。

她已然可以抬头直视他,微笑着跟他说一声:“好久不见啊,墨渊。”

欧墨渊:“嗯,五年。”

林如霜看着欧墨渊的侧脸,男人已然褪去当年的青涩,长成了如今自持端方模样。

一席西装衬的男人面庞如玉。

林如霜抿嘴一笑,心里想的是:人果然是应该有钱,当年欧先生在的时候,欧墨渊手上没什么权利,被制衡了很久,卑微至极。

当初她以为欧墨渊熬不过那场经济危机,才选择识时务的接受了欧老太太的支票出国发展,却不曾想,男人打了个漂亮的翻身仗。

林如霜勾着耳边碎发,“听说,你结婚又离婚了?”

见到昔日故人,应该开心,可欧墨渊脑子里却不断想着,周岁淮会不会将真相告知扁栀。

他心头烦躁,回答林如霜的问题,便显得敷衍。

“嗯。”

林如霜勾唇,几年不见,欧墨渊的性子倒是越发的冷了,不过,她是他年少的白月光,拿下欧墨渊不过是时间问题。

“当年……”林如霜浅浅抿唇,面色悲痛怅然,“在你最困难的时候离开你,实在是因为家里逼迫,墨渊,你不会现在还在怪我吧?”

欧墨渊:“不会,我没放在心上。”

林如霜:“……”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