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3章 如霜,好久不见。

去你的不放在心上!

林如霜面色一变,不过很快恢复,“啊,是么,我就知道,墨渊你不会跟我计较啊,我这次回国是公事,也有私事,”

染着大红色指甲的手一点点地落在男人的膝头上,意味深长的用指腹轻轻的蹭。

男人最吃这一套,林如霜有十足的把握,毕竟没有人能够折服在她的魅力之下。

指尖往上,林如霜整个人要俯身过去时,欧墨渊却反应极大的直接起身。

林如霜呆住。

欧墨渊拿起沙发上的外套,“我还有事,你自便。”

林如霜急忙叫住要走的欧墨渊,“墨渊,我今天找你来,是有事要请教你的。”

欧墨渊脚步顿住。

林如霜起身,走到欧墨渊的身侧,她一边观察欧墨渊的神色,一边轻声说:“真相剧组导演让我出演电视剧里面的一个角色,你觉得,怎么样?”

欧墨渊拧眉,转头看向满脸懵懂的林如霜,“为什么找你?”

“我要转型啊,这是我经纪人给我接的第一部电视剧,”林如霜看着欧墨渊的脸,轻轻说:“当然,也是因为我在国内,心里还有牵挂的人,所以有机会,我就回来了。”

“墨渊……”

林如霜的指尖触碰上欧墨渊的胸膛,“你知道我为什么回国的,你也知道我心里牵挂的人是谁。”

“这么多年了我的心里,只是……”

话没说完,房门被人大力从外面推开。

欧老太太面色凝冷的站在门口,盯着林如霜的眼睛像是要吃人,“林如霜!你好大的胆子,光天化日之下,勾引我孙子!”

林如霜已然不是当年的小姑娘,她笑盈盈的看向门口如狼似虎的人。

微微一笑,“老太太,看您气势如虹,想必身子骨很硬朗,在国外这么多年,我最牵挂的就是墨渊跟您的身体,看到您身体好,我也就放心了。”

林如霜的一番话叫老太太气的差点脑梗。

这女人出国了一趟,倒是把面子工程做的滴水不漏起来!

哪里还有当年舔着脸问她要钱,说愿意主动离开欧墨渊身边怯懦又贪婪的影子。

“墨渊,”林如霜当然知道欧老太太的心思,她回国之前陈语嫣跟她说过情况,这老太太是瞧上那个叫扁栀的了,这也是为什么她会接真相的剧本,她就是想要瞧一瞧,这个扁栀有什么道行。

当然,她回国,不仅仅是因为陈语嫣给她的短信。

她这几年在国外发展的并不好,年纪也上去了,腿疾越来越严重,是时候退下来,给自己找一个稳妥的靠山了。

欧墨渊就是最好的人选。

听陈语嫣说扁栀的模样,就是照着自己找的。

林如霜听着好不得意,一个女人能让一个男人牵挂多年,自然是有尾巴翘上天的资本。

来的时候,她信心满怀,可刚刚看欧墨渊的反应,并不见得对她的出现有多期待。

林如霜眸色一沉。

一个男人的改变,要么为权,要么为钱,末者为女人。

欧墨渊前面两个都有,那只能是扁栀这个女人对欧墨渊存在影响力,结合着陈语嫣在电话里说的话,林如霜拿起沙发上的包包。

面色刻意营造出乖软的对老太太说:“奶奶不好意思,我今天还要见个导演,下次约您跟墨渊一起吃饭,你知道的,我最喜欢跟奶奶亲近了,墨渊,我先走了,电话号码发到你的手机上了,咱们晚一些联系。”

刚刚回国,她还没有空余的力气去应付欧老太太。

她迫不及待的要见一见这个叫扁栀的。

林如霜说完就走,欧老太太气的差点当场砸人。

她瞪着眼睛,看着欧墨渊,质问,“你们为什么私下见面,她当初是拿了钱才离开你的,在你、在欧家最艰难的时候离开的,你都忘记了吗?”

“欧墨渊!”欧老太太语气加重,十分不悦,“你是不是脑子不清楚?!”

“周家的小公子最近对扁栀死缠烂打的,他比你聪明,知道牟足了劲头,你看看你自己都做了些没事?!欧墨渊,我警告你,你要是让扁栀这块肥鱼跑到别人的碗里,我跟你没——”

完字还没有说出口,欧墨渊像是想到了什么,忽然抬手,直接推开了欧老太太。

整个中邪一般,目不斜视的往外走。

欧老太太被他推了一把,整个人愣在原地。

她不可思议的跟身边的佣人互相对视,好久后,她才不可置信的问,“你看见了吧,刚刚这孽畜是推了我吧?”

佣人艰难的咽了咽口水,没敢回答。

先出房间门的林如霜在门口遇到了陈语嫣。

陈语嫣等的就是林如霜,远远的看见林如霜过来,心里感叹,不亏是白月光,倒不是说多漂亮。

但是张的很温婉,跟扁栀不同,扁栀太艳丽。

跟她也不同,她太精明。

而林如霜张着一张无辜清纯懵懂的脸,即便是做坏事,也不会有人怀疑到她头上的脸。

这张脸是她最羡慕的。

见到林如霜,陈语嫣主动打招呼,“如霜,好久不见。”

她们两是高中同学,林如霜的家境不好,可心思深,利用她结识了当时刚刚从乡下回来的欧墨渊。

那会儿的欧墨渊一身的土气,林如霜惯会哄诱男人的,欧墨渊三言两语地被她迷得团团转。

林如霜拿钱离开的时候,欧墨渊消沉了很久,可心里还是挂念她的。

否则,也不会选扁栀做结婚人选。

扁栀眼尾偶尔扬起时跟林如霜莫名的有几分相似。

陈语嫣当初第一眼看到扁栀的时候,就看穿了欧墨渊的心思。

呵——

男人,就是贱!

林如霜走到眼前,扫了眼陈语嫣,勾唇,“好久不见啊,陈语嫣。”

林如霜的语调轻轻柔柔的,她没有跟陈语嫣寒暄,直接开门见山,“把扁栀中医院的地址给我。”

陈语嫣兴奋的挑了挑眉头,藏不住情绪的给林如霜发了地址后,“你现在就要去找她么。”

林如霜没说话,只是轻扬红唇,直接走了。

欧墨渊出来的时候,林如霜前脚刚走。

看到门口的陈语嫣,他停下了脚步,陈语嫣心里一喜,以为她如今在欧墨渊心里的地位远超于林如霜了。

却不曾想,他开口第一句是:“你是怎么知道当年我救了扁栀?”

陈语嫣有些意外,不过横竖钱到手了,所以还是老实说了。

“报纸啊,我有个同学,前几日在路上看到你了,说你当年因为好人好事上过报纸,我就去找出来看了一眼,果然是你,然后那同学跟那个报道记者是亲戚,随口说了一句,说你当年救的姑娘叫好像扁栀。”

陈语嫣喜笑颜开,就这么的随口一句,让她后半辈子无忧。

赚大发了!

欧墨渊眸色深沉几分,“记者?”

他记起来了,当时现场情况十分狼狈,满地都是血,有个记者冲进去好像问了警察受害姑娘的名字。

他隐约间确实听见一个“栀”字,他当时也没放在心上。

欧墨渊眉尖垂下,心里盘算。

既然陈语嫣能够找到当时的记者,那么其他有人心也能够找到,若是事情深挖,就能挖出当年救扁栀的另有其人!

欧墨渊看着陈语嫣精于算计的脸,一边抽着烟,一边淡淡说:“把那个记者的联系方式,跟地址给我。”

这是个隐患,他必须除掉,否则他永远不会心安。

欧墨渊离开的时候,面色有些难得的忙慌。

他到底在慌什么?

陈语嫣眯起眼睛,看着欧墨渊的背影,陷入沉思。

难道,还有什么她不知道的内幕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