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4章 我抱你进来。

欧墨渊回公司处理完一切事情后,跟秘书交代:“我要出国三天,私事,除非急事,否则不要打扰我。”

秘书惊诧看着欧墨渊步伐匆匆的离开。

心里感叹:工作狂居然也有放下工作去处理别的事情的一天。

真是奇观!

出国前,欧墨渊去了一趟中医院。

扁栀不在,前台说是被扁院长弟弟拉着去片场了。

片场,周岁淮所在地。

欧墨渊眸色一沉,驱车过去,路上他心里不太安宁。

可为什么不安宁,他没有理出思路。

即便是真的被揭发当年的事情,他父亲也不在了,欧家如今他当家做主,谁能说一句什么?

他届时只要解释,自己只是报医者则可。

再者,谁会盯着十几年前,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去深究,这丝毫引不起任何关注度。

可欧墨渊还是觉得不安心。

不安心于扁栀是因为这个原因嫁给的他,不安心扁栀若真的发现当年事件的偏差,又会用什么样的眼光看待他。

欧墨渊思绪不断的往下沉。

惊愕反应过来时,他自己也愣住,什么时候,他居然已经在意起扁栀是如何看自己的了么。

是因为扁栀好歹是前妻,他不愿意自己的形象在她心里太过卑劣。

一定是这样!

欧墨渊抓紧方向盘,阻止自己细想下去。

林如霜先到的片场。

她之前并不认识扁栀。

不过只远远一眼,便被现场的一个姑娘吸引。

长发随意用一只简约的簪子固定在头顶,脸颊边落下几缕碎发。

她的长相妖娆,相当艳丽。

眼尾略微上挑,瞳仁明亮澄澈,肤色白如瓷,唇不点而红,极为美艳。

是的,美艳。

林如霜在国外混迹舞蹈圈子,什么样的美人没有见过,可像这个姑娘般,看了第一眼觉得漂亮,第二眼依旧觉得惊艳的,少之又少。

林如霜听见那姑娘身侧长相绝佳的男人喊她:“扁栀。”

林如霜顿了一秒,而后勾唇。

看来是遇到对手了。

不等林如霜走过去,扁栀身侧又站了个男人。

男人长得硬朗英气,可笑起来时,一双桃花眼微微上挑,多情性感,堪称尤物。

扁栀抬眸,看着眼前的周岁淮,“怎么了?”

周岁淮笑眯眯的垂眼看扁栀,“你怎么来啦?”

字里行间满是雀跃跟欢喜。

周导拿着剧本过来,对扁栀热情邀约,“丫头,剧里有一场布景,编剧做了点调整,叫你过来帮我们看看是否对味,”

扁栀点头,起身跟着周导走,而周岁淮被身侧工作人员喊住,故而没有跟上。

这场的戏份是男主高空救人,台面里里外外都是重新搭建的,高楼下的救生垫还没有完全铺开。

从窗口伸出手去,外头的冷风吹在薄软的搭建台面上发出嗖嗖的铁皮脆响。

扁栀皱眉,捏了捏铁皮厚度,问周导,“这台面牢靠么?男主到时候要悬空站在外头的护栏上,一定要注意搭建牢固,别豆腐渣工程,要舍得花钱。”

周导点头,“当然。”

周导指着另外一处已经完全搭建好的悬空护栏,“那边已经弄好了,花了好几十万呢,你过去看看?”

扁栀点头,身侧周导被人喊住签了个字。

签完后,他快速走到了护栏处,肥嘟嘟的腿扎扎实实的踩了好几脚,炫耀着:“我请了最好的师傅来做的护栏,你放心,保管好、”

说着,硬是扯着扁栀往上站。

扁栀才刚刚站上去,便听见一声清脆的“咔嚓”声。

周导整个人都麻了。

他抖着脚垂头往下看,只见刚刚还牢固的脚底木板生生断了一根,而依托力量的防护栏此刻在风中摇摇欲坠。

周导一动不敢动,迅速大声崩溃的对着不远处的工人喊:“快过来看看!是不是底层木架断了!”

周围的工作人员听见喊声,疾步过来。

确认后,大家惨白着脸,“周导……断了,一根,就剩一根了,”其中一个姗姗来迟的工作人员拍着大腿,“周导,您怎么站上去,我还没来得及跟您说,这底下不够牢固,我们返工了,早上把底下的底座给拆了准备重建。”

顿时,周边乱成一团。

周岁淮跟林野闻讯冲过来时,扁栀正站在木板最脆弱的一端,在空中摇摇欲坠。

而底下原本应该放着救生垫的位置此刻空空如也。

周导的腿抖的越来越厉害,豆大的汗珠从额间坠落,几十米的高空,掉下去,绝无生还可能。

周岁淮呼吸几乎停止,他的声音破碎一地,抬手要把扁栀拉进去。

可刚刚碰上扁栀的肩头,脚底下的木板便来回晃动。

周导吓得眼泪都彪出来了。

周围一连串的惊呼声,把门口的林如霜、欧墨渊一齐吸引了过来。

当欧墨渊看到眼前场景时,整个人顿住,脸色僵硬如土色,呼吸整个滞住。

周围太吵。

扁栀也有点乱,她闭了闭眼睛,指挥周岁淮,“闲杂人等,让他们离远一点,太吵了,我没办法思考。”

林野直接哭了,拍着胸脯,“姐,姐,我在这里,你会没事的,你一定会没事的。”

扁栀闭了闭眼睛,“周岁淮,把林野一起带走。”

等到周围稍微安静下来时,扁栀才呼出口长气,她看了眼脚底下。

因为轻微的动作,脚底的木片坠落,吓得周导又是一抖。

“丫头,你别怕,”周岁淮的声音抖的厉害,他伸出手,在空中虚虚的圈住扁栀,“我抱你进来。”

周导直接哭出声来,却又不敢动弹,只能大吼,“周岁淮,你这个重色轻友的东西,你进组以来老子待你不错吧,你就这么对我?你要是把扁栀抱走了,木板失去平衡,老子就摔下去死了!”

扁栀轻声对周岁淮:“等等、”

周岁淮声音恐慌,但是很听话,“好。”

扁栀很满意周岁淮的冷静,她再次呼出口气。

目前的情况是她跟周导各站在木板的一端,她站的位置偏中间,周导身体重,站在偏尾端的位置。

扁栀尝试着叫周导往里走,两人不断缩短距离,可当扁栀已经走到约中间位置了,周导还处于外沿。

他们的体重太悬殊。

要是扁栀这会直接跨步往内,周导就一定会掉下去。

周导抖抖索索,“丫头啊,我对你不错的吧,你可千万不能在这个时候放弃我啊。”

“扁栀,你上来!”欧墨渊在这个时候朝扁栀伸出了手,“我拉你进来!”

扁栀皱眉,冷静思考,“我能想到办法,你别添乱。”

欧墨渊哪里肯听,“掉下去会死的!我现在拉你上来,导演本来就负责片场安全,没有处理好现场是他自己的问题,掉下去就掉下去了,跟你没有关系,我拉你进来,他体重基数本就大,你维持不了长久平衡,你刚刚已经尝试过了,即便是他出事你也不用自责,你已经做过努力了!”

说完,不管不顾的就去扯扁栀。

因为拉扯,木板再度晃动,周导身子失控后仰,眼看着就要掉下去时。

忽的。

扁栀身后落下重量,稳住了失衡的天平。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