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9章 天理何存!

“你们若是要怪罪,就怪罪我吧。”

王珍把两只手递到扁栀的跟前,眼泪落满面颊,真是一副委屈的模样。

“栀栀。”

“是王姨的错,你妈妈对我那样好,对病人那样的体贴,她是这个世界上最最良善的人。”

“当初我找你妈妈看病,是她为我治好了病痛,是她宽慰我的心灵,也是她不嫌弃我,把我带回了家一点点的悉心照顾,你妈妈像天使一样。”

“是我的错,这一切都是我的错,”王珍情意绵绵的看向林决,“是我,情不自禁的爱上你的父亲,是我动了妄念,可,我不后悔!”

“我觉得,真爱没有错。”

“错,错就错在当年我没有及时拦住这场悲剧,这一切都是我的错,这些年,我无时无刻不在被愧疚折磨着,今天这样也好,你让人把我抓走吧,我一切都认,这一切,都是我做的!”

扁栀听着这些话,几乎要吐出来。

也甚至想当场给她颁发一个演帝奖。

这台词功底,这表演,不去做演员,真的可惜了。

“哦,那就是你做的吧,”扁栀像是忽然大方起来,她表情懒懒的,似乎懒得再继续追究,“既然这样的话,那跟我去接受法律的制裁。”

扁栀说着这话,却没有动。

而是环胸,懒懒散散的等着看王珍接下来的演技。

王珍眼见着林家三父子动容的样子,心里大悦,却见扁栀一副不咸不淡的样子就来气。

什么叫她去接受法律的制裁!

是聋了吗?!

她已经说了,不是她!

怎么扁栀这个时候倒不较真了,一副想赶紧事了回家睡大觉的样子,实在是气人啊!

王珍在心里杀猪大叫,可面上却像是没办法了一般,垂眸悲苦的看了眼沈听肆。

好儿子,快点站出来说话啊!

你不是一直要一个圆满的家吗?你倒是站出来说当年杀害扁妖妖的人,另有其人啊!

沈听肆移开了目光。

“!”王珍。

眼底里萃了愤懑的血水,王珍看向林野,又呆住了!

视线往左侧滑。

王珍看向林决。

林决眉头微微一蹙,不过还是选择接下了王珍的话头,他抬了抬下巴,“你说说看,当年事情的真相,到底是什么。”

林决的话语见有些不耐烦了。

当年的事情这么久,他极其厌倦不断拿出来说。

偏偏扁栀不依不饶,而王珍每次被牵扯其中,说的都是因为他的缘故,叫他在孩子们面前没脸。

好像恨不得跟全世界说,他当年出轨了一般,他可是叱咤风云的林决,这样下他面子,听着也是烦。

赶紧说了,赶紧结束。

这件事情,他以后都不想再听见。

王珍自然是知道林决的心思,他这几天非常烦。

原本林野对林决是极其崇拜的,林决在家中地位崇高,如今被这么一搞,他像个无耻贪恋美色的出轨犯,谁看他的眼神里都像带着冰冷的刺。

他能不心烦么。

十分了解林决的王珍心里暗暗一笑。

她这一次没有犹疑,带领众人的目光看向王梦。

她的唇瓣狠狠一动,最终什么话都没有说,但,又像是什么都说尽了。

王梦整个人愣住。

她不可思议的看向王珍,她明白,在王珍看向自己的那一刻,就是将王珍当年杀害扁妖妖的所有罪名都摁到了她的头上。

她可是她的亲姐姐啊!

“珍珍——你……”

“姐姐!”在王梦要说出第一句完整的话时,王珍迅速上前拥抱住了她,“姐姐,对不起,一切都是我的错,是妹妹拖累了你啊。”

她说这些话时,唇瓣贴在王梦的耳侧。

在所有人都注意不到的方向,低低警告,“想想你还在林氏做高管的老公,想想你的女儿儿子,将来他们的出路,源于你今天的选择,我要是倒了,整个王家都倒了,你女儿最近要结婚了吧,房子,车子,别墅,未来你孙子孙女出国学习的钱,我都出了,怎么选,你自己看。”

说完,王珍抹着眼泪,微微后退了一步。

呈现在所有人面前的王梦的呆滞脸只短短的维持了一秒。

然后。

“对。”

这一刻的王梦像是松懈了所有力气,她不在挣扎于身后壮汉的钳制,“当年的一切,都是我做的,要怎么制裁我,我随便你们。”

扁栀闻言,冷笑一声。

好计谋。

“好计谋啊!”她甚至忍不住鼓掌。

“真是厉害,这都能找替死鬼。”

“不是替死鬼,当年的事情,都是我做的,”王珍做什么事情都带着王梦,她当然对全程了如指掌,说起过程来时,身临其境,事无巨细,在面对林野,林决,跟沈听肆的疑问时,她回答的毫无纰漏。

“当年扁妖妖伤心欲绝,她是把我妹妹当做闺蜜来交心的,所以知道一切后,她去了乡下,那个时候已经有林野了,可林决!”

王梦看向站在一侧的林决,眼里闪烁愤懑,“他却只口不提离婚的事情,不就是看着我妹妹好欺负,看着木已成舟,生米已经煮成熟饭,所以才这么有恃无恐吗?”

“林决居然还对我妹妹说,孩子他会抚养,但是绝对不会迎我妹妹入门!想吃白食啊!做梦!”

“我们王家也不是好欺负的,林决我告诉你,扁妖妖的死,是你促成的,你才是这一切的罪魁祸首!”

林决眉头紧紧蹙起。

恨不得在王梦说着一切的时候,让人把她的嘴给堵住。

可王梦声音极高,带着凌厉,两只眼球狠狠凸出来,像是地狱来的恶魔。

“林决!”

“一切都是因为你!”

“因为你贪恋扁妖妖的家产,对扁妖妖始乱终弃!”

“又因为你舍不得放下一切,却染指有夫之妇,引诱的妹妹婚内出轨!最后,你却想不认账!”

“这两个女人都是因为你才受到这么大的伤害,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为你!”

“如今,你却独善其身,天理何存!”

“林决,你最后,一定不得好死!”

王梦将一腔的愤懑狠狠的爆发出来,甚至企图挣脱壮汉的手去撕碎林决的脸。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