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8章 你们老大,是哪位?

林决隔天一起床,就听见王珍在楼下鬼吼鬼叫。

他顺势站到阳台上去一,整个人都呆住了。

家门口,乌央乌央的全是人。

而且,一个个虎背熊腰的,面庞粗犷,着就像是混黑社会的。

“老林,这,什么情况啊?”

周家人把林家围了好几次了,领头的王珍认识,可,这一次——

不仅仅是周家人啊。

“怎么,还有外国人呢?”王珍不解的指着其中几个男人。

“豁——还有黑皮肤的,什么情况啊。”

吓得王珍都不敢出门了,王婶想出去买菜,都被顶了回去,瑟瑟发抖的站在客厅里。

“太太,太吓人了,也不知道哪里来的这么一群人,凶神恶煞的,一听说我是这家保姆,立马就把我吓了回来!还说什么,我不是个好东西!”

王珍蹙眉。

“在咱们家门口还这么嚣张!真是反了天了!”

王珍开门出去,被为首的一个眼神压过来,直接软了腿。

此时,扁栀跟周岁淮从楼上下来。

王珍眼神一转,对上扁栀的视线,“扁栀,门口的那些人,你叫来的吧,王婶都没办法出去买菜了,你出去交代一下吧,一天天的,这么大阵仗,不知道还以为咱们家有财宝呢。”

话是这么说。

可王珍并不觉门口的人都是因为扁栀来的。

那些着人高马大,肤色跟周家那一波人不同的,一个个凶神恶煞的,估计是谁扁栀不爽,派来暗杀她的。

王珍心里打着小算盘,想着让扁栀出去应对那些人,也好叫她,一向面若冰寒的扁栀被吓哭是什么样子。

想到这里,王珍心里笑开了花。

为了防止扁栀生疑,王珍刻意说:“周家那些人没完没了了,一大早的就在门口,吓死个人,扁栀,要是实在不行,你让周岁淮出去说。”

周岁淮在楼上接元一宁的电话。

周家那些人,她也是认识的。

扁栀了眼鬼头鬼脑,满脑子小心思的王珍,顿了顿后,推门出去。

王珍站在扁栀身后,环胸准备好戏。

结果。

门刚刚一推开。

便听见对面的人齐刷刷的喊了一声:“大小姐早!”

王珍懵逼。

手里的瓜子都咬不动了。

大——

什么?

大小姐?

哪门子的大小姐啊?

这,也不是林家的保镖啊。

怎么会喊扁栀大小姐。

这一声大小姐,把林决都喊出来了。

他困惑的着门口的黑衣人,不解的皱起眉头,“你们,哪里来的?乱喊什么?”

为首的黑衣人笑眯眯的着扁栀。

偏头对身侧的男人道:“哎,确实张的很像,一样倾国倾城的漂亮啊。”

身后的一批人马目不转睛的着扁栀齐刷刷的点头。

扁栀有点懵。

她上前两步,站在台阶上,不解问为首的,“你们……是?”

为首的男人面容刻板严肃,可在到扁栀时,像到幼儿园小朋友般,语气一再放柔,就怕吓到小公主。

“我是我们老大派过来保护你的,最近你身边事情多,我们老大怕你没帮手,这样,你呢,还做你自己个的事情,安全问题,交给我们,我们保准不打扰你。”

这话落下。

为首的男人身后的人齐刷刷的点起了头,他们着一大早粉粉嫩嫩穿的白色睡裙的扁栀,乐开了花。

扁栀完全不理解目前的节奏。

言简意赅的问了句:“你们老大,是哪位?”

这话问出口,对面的男人笑了笑,“这个,我们不好说,毕竟自我介绍这种事情,应该本人来做比较好。”

这话,倒也没毛病。

扁栀着眼前乌央乌央的人,明白自己即便开口,对方也不会离开。

于是,只好浅笑着说:“那,麻烦各位了。”

大门合上。

门口的黑衣人炸了。

大家压低了声音,可兴奋的要命。

“我c!也没人说,咱们大嫂的闺女漂亮成这样啊。”

“真是便宜大哥了,白捡一个软乎乎的小公主啊,你们注意到没有,小公主进去的时候,对着我笑了,实在是甜啊,”

“切——明明是对着我笑!”

“对着我!”

“对着我!”

“……”

扁栀出门的时候,还听见几个男人在那头“对着我,”的争论不休。

她还以为,这些人不过是门口站站样子。

结果,她刚刚启动车子。

为首的男人直接一个箭步过来,飞快的坐进了驾驶位置,然后对她跟周岁淮说:“小公主,为了保证安全,我跟老五送你上班。”

扁栀跟周岁淮对视了一眼。

两人顺从的坐上了后座位。

车上。

扁栀忍不住问,“请问,你们是宁阿姨派来的人么?”

为首的男人笑声爽朗,“不是,宁脉脉哪里能请得动我们。”

扁栀:“哦,所以,大嫂不是宁姨。”

为首的男人脸上笑意一僵。

这,潜台词是这么套出来的?!

扁栀顿了几秒,又问,“你们认识宁姨,名字也喊得熟念,所以,你们老大,跟宁姨是认识的,如果说,不是因为宁姨的关系,那么中间一定有个桥梁人物起了作用,这个桥梁人物,我认识?”

“或者说——”

扁栀顿了一下,做出更直接的推测,“认识我?”

为首的男人脸色再度一僵,当即就想丢车走人。

这,什么逆天的侦查逻辑啊!

着为首男人生无可恋的脸,扁栀又道:“所以,你们嘴里的老大,暂时还不愿意,或者说,没到时机,所以,不能露面。”K.m

“另外,”扁栀扫了眼男人的着装,很专业,很混黑社会,所以——

“能够跟你们老大有交情,并且,能够让你们老大出动这么多人来保护我的,说明,你们口中的大嫂,对你们大哥很重要,而我——”

为首的男人眼皮一跳。

接着,听见扁栀说:“对你们的大嫂,很重要。”

这是一句肯定句。

“嗯——”

“美国。”

“女的。”

“你们的年纪,应该在四十左右,能够被你们叫大哥的,年龄段应该在四十到五十之间,所以,这个大嫂,年纪应该在我之上。”

推论到这里。

车子直接一个急刹车。

为首的男人拎着副驾驶座的小弟,直接落荒而逃,去了身后跟着的车子。

扁栀着空荡荡的驾驶座,楞了楞。

几秒后。

她轻轻启唇,“哦,所以,我猜对了。”

而此刻,逃回自己车上的男人心惊肉跳。

身侧的人不理解,“怎么?小公主有这么吓人?”

男人拍着胸口,“我k!学霸的推理能力,要人命啊!”

他说一句话,人家把整个脉络关系都给你推出来了。

再不闪人,估计老大名字都要被报出来。

毕竟。

带点黑黑性质,组织这么庞大,能够连夜出动这么多人的,底子应该很好查。

男人哭丧着个脸给美国那头去电话。

“喂。”

“老大,你最好做好随时被发现的心里准备,大嫂这闺女,智商碾压我们啊,敌不过,真的,敌不过啊!”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