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9章 破2

越拦着,廖教授便越觉得有猫腻。

他直接越过了四人,来到了重灾区。

可还在门口,就被上头来的电话拦下了。

作为中西医结合的负责人,是不能够任意妄为的,廖教授被一通电话摁住了。

在不了解情况之前,他无法跟上面担保,扁栀一定没事。

就这样,廖教授被劝退回去。

四大金刚原本以为这件事就这样结束了,只要等着下一次传染病再度爆发,那么他们就可以将扁栀连同周岁淮跟高矮胖瘦几人一起消灭!

可再一次的爆发迟迟没有来临。

扁栀在重灾区内将香囊发送给了来重灾区的护士们。

所有人都避免了再一次传染病源的传播。

小护士站在扁栀门口,“扁院长,你好厉害啊,这么严重的传染病,你就通过我给你看的一些病人状况你就做出了香囊,不过,我很好奇,”小护士说着站直了身子,往扁栀的房间里头看了一眼。

原本空荡的房间里头此刻摆满了药材。

扁栀坐在那些药材中间,对照着不知名的书看的仔细。

若是认真的话,可以闻到小房间里传出来的浓重的中药味,小护士知道,那是扁栀在厨房熬中药。

可是这些中药每次熬出来,扁栀也只是闻一下就倒了。

“扁院长,你这些中药是哪里来的?”她来照顾扁栀已经一个礼拜了,她来之前,扁栀的房间里头还是空的,如今几乎被药材填满了,而且,许多药材,似乎是连中医院里头都没有的,看着药材品质也很新鲜,那枸杞,比她拇指头还大,

这里的护士都发了香囊,小护士看着扁栀亲手一个个做的,可做了那样多香囊之后,那房间里的药材却不见少,小护士一脸的不解,“另外,”她继续问道:“您这么厉害,为什么外头没人来接您,再者,我看您似乎也不着急出去?”

扁栀笑笑,闻着刚刚熬煮出来的中药,顿了几秒后,原本皱紧的眉头一点点的松缓开来。

她将拿药倒在一个小护士从没见过的小碗里头,对小护士说:“麻烦你拿过去给周岁淮喝。”

小护士接过药,依旧很好奇,“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

扁栀笑笑,一如既往的坦诚,“我是被迫进来的,出去的话,必须要人来请我出去,否则,多掉面,再者,”扁栀环视了一圈自己住的房间,“这种地方,关不住我,我在这里,不过是因为我想在这里,你把药给周岁淮吧,他喝完之后,你再来我这里取,给胖子几个送过去。”

小护士看着扁栀胸有成竹的样子,猜测问道:“这个是能够彻底预防跟治疗传染病的药?”

扁栀点头的同时,给自己装了一份,喝完之后,看见小护士呆呆的瞧着自己。

小护士:“你……怀着孕呢,你,就这么喝中药啊?”

扁栀笑了笑,“放心吧,中药代谢的快,不过,疗效却是持久的,这个药方的配伍我用的很小心,不光是孕妇,高血压,糖尿病,这些人都能喝,所以,放心。”

小护士闻言,瞪大了眼睛看扁栀。

顿了顿后。

对扁栀说:“那……给我也来一碗?”

扁栀豪爽的很,直接给小护士装了一碗递过去。

小护士仰头喝完,看着自己手里的没见过的碗,沉默了一会儿。

“其实,你可以自由出入这里对吧?”

扁栀含笑看她。

小护士便知道自己猜对了,她自顾自的开始解释,“我就知道,我晚上偶尔巡逻过来,瞧见你房间里可安静,我听力好,可一点你的呼吸声都听不见,我试过好几次了,确实是没人在。”

小护士说:“虽然我不知道你这么做是为什么,但是,扁院长你放心,这件事我不会告诉别人的,我知道你做事有分寸。”

扁栀笑笑点头。

小护士去给周岁淮送药去了。

当天,周岁淮跟胖子几个的所有传染病的症状彻底消失。

在隔天的验血结果中,一切也都恢复了正常。

四大金刚是首先看到报告单的。

四人齐刷刷的呆住了。

“这,这什么检测机弄错了,怎么可能!”余成秋。

“对啊!一定是弄错了!”陈晨一脸的懵逼,“这几个人的血象才几天啊,怎么就全部转正常了,昨天的时候,还好几个箭头呢。”

王志远,“你们说……他们会不会是吃了什么,这个传染病这么严重,怎么可能……咳咳咳——怎么可能几天后就正常了!”

“咳咳咳——”路远,“就是啊,我觉得要么是作假!要么——就是扁栀在背后搞的鬼!”

“咳咳咳——”这么说着,路远的咳嗽声越发大了。

几秒后。

剩余三天立马跳的远远的,隔着几乎一条马路的距离跟路远说话。

“远子,你什么情况啊,咳这么厉害!”

“就是啊,你别是被感染了吧?”

“我去!我岁数大,你可别传染给我,否则,要我半条命!”为首的余成秋急忙说。

路远都无语了。

他往前走一步,这三个人齐刷刷的后退十几步。

“你们三个什么意思啊,我就是感冒!我怎么可能被感染,咱这几个都是在隔离区内,病毒怎么可能传染进来,我真的是感冒,哎呦,真是关键时刻见人品,你们三怎么个意思啊!”

余成秋,“你真的是感冒?”

这咳嗽声音听着,怎么那么渗人啊。

“真的啊,感冒!我还流鼻涕呢!”路远觉得自己要被冤枉死了。

余成秋看着路远通红的鼻头,“真的是感冒?你拿你八辈祖宗发誓。”

路远闭了闭眼睛,“行,我拿我八辈祖宗发誓,要是我真的被传染了,就罚我叫扁栀那丫头祖宗!”

这话说的够狠。

剩下的三个人有些相信,但是,大部分还是存疑,故而也没有走的太远。

王志远谨慎的看了眼路远,而后对余成秋说:“把扁栀灭了吧,这情况看着不对头啊,要是再不动手,我怕夜长梦多,不知道为什么,我心里总觉得不踏实。”

剩余三人听着王志远这话,不约而同的点了点头。

余成秋踩着地上的烟头,下定决心,“行!那就今晚动手!”

当晚十点。

几人还不等出发,

王志远先一步发烧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