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8章 熊猫血

“熊猫血。”

这三个字在刘云的脑子里不断响起。

厨房里,王春红还在谩骂刘云。

刘云眼里的泪水滴滴答答的往下掉。

她觉得自己无能,自己没用,才会导致自己的母亲被人指着鼻子骂。

她看不惯,可她没办法凭借自己的力量去阻止、

她只知道,这个时候要利用一切去转移王春红的注意力,也知道,王家不是她能够做主的地方。

在越来越清晰的思维中,刘云的脑子里萌升了一个想法。

王凯护不住她,也不爱她,王春红自始至终都在利用她。

扁栀说的没错,她肚子里的孩子,未来出生了,还有巨大的开支,刘云清楚的知道,巨额的开支,王春红是不会负担的。

那如果——

王家只剩下她,跟她肚子里的孩子呢?

那王家的一切,就都会属于她。

刘云为这个想法感觉到亢奋,她忽然觉得自己体会到扁栀说的:“人,终归是只能依靠自己。”

只要王家只剩下自己,那么王家的一切财产,就都归她了。

她的孩子,也会在一个平和的环境下长大,将来即便要治疗,她也不会局促。

但是——

刘云也清楚的知道以自己的力量,她是动不了王凯跟王春红的。

她动不了,但是有人能动。

扁栀的脸,清楚的出现在刘云的脑海里。

她记得,扁栀身边的那个叫林灵的女人,很在意她。

林灵脾气冷,可她有软肋,扁栀就是软肋,只要王春红或者王凯动了扁栀,到时候,王春红跟王凯就别想全身而退了。

刘云思绪很沉,一边手缓慢的抬起,落在了自己的肚子上。

月光下。

刘云的表情有一瞬间狰狞,不过,又很快趋于柔和。

她低低的对着肚子里的孩子说:“宝宝,你安安心心的在妈妈的肚子里张大,等到时候了再出来,外头的事情,妈妈会安排的妥妥帖帖的,你会在最幸福的家庭里长大,你放心。”

而刚刚骂完刘母的王春红,此刻通体舒畅。

她磕着瓜子从厨房方向出来,脑子里却在想着,怎么才能狸猫换太子。

刘云目前的情况,比前几天好了,只要稳得住,刘云的预产期跟扁栀应该就是前后脚。

她的心思沉了沉,目前她还没打听出来扁栀到底要去哪里生孩子,她需要一个媒介,让刘云的孩子,到时候可以趁乱替换成扁栀的小孩。

王春红陷入自己的思绪中,完全没有察觉,身后有一道视线,阴鸷又狠厉。

晚饭的时候。23sK.com

王春红跟王凯吃完了,才轮到刘云跟父母上桌,剩菜残羹,若是往日里,刘云会小声抱怨。

可今天不同,她端着白米饭,面色染了些担忧,对坐在身侧的刘母说:“妈,你说,熊猫血生孩子,是不是很凶险?”

刘母乡下来的,见过好多人家生孩子,但是,没听过什么熊猫血。

刘母张了张嘴巴,刚要说话。

便听见身侧门口的位置一声,“谁熊猫血?!”王春红是医生,还是妇科医生,对于这种罕见血型自然是知道的,“你啊?”王春红看着刘云,“不应该啊,你是型血,如果你是熊猫血,就趁早早死早超生吧,这血型罕见,出什么大意外要用血,一时间血库里没有,就只能等死。”

刘云握了握手里的饭碗。

也不知道为什么,嘴边的话没立马说出口,她想到了扁栀大着肚子给病人把脉的样子,或许是本性不坏,又或许是还残存人性,刘云挣扎了一下,却没说。

“说啊!”王春红瞪着眼睛看着刘云,“谁这么倒霉是熊猫血?”

王春红知道,刘云自从做了家庭主妇,社交很窄,忽然提及这个——

“你是去中医院听见了什么?”

“没有。”刘云下不了决心,她端着碗,执着筷子夹了根青菜,“刚刚电视上看的,觉得好奇,就问了一嘴。”

怕王春红起疑,刘云还转头问了句,“妈,你知道熊猫血啊?”

王春红最烦刘云这样,明明刚刚一副天大的事情,这会儿,又云里雾里的不说清楚。

她没心情多说,“不知道!”

刘云埋头吃饭,没说话了。

等到王春红出去,刘母才端着碗,看了眼门口确实没人,才低低的问了句,“熊猫血,怎么了?”

刘云虚弱的笑了一笑,然后低低说:“没什么,我……还没想好。”

而扁栀这边,原本在养病的老师突然出现在中医院内。

“丫头,还好么?”扁栀的研究生老师,是妇产科方面的泰斗,行业大拿,退休之后,被医院返聘,被学校返聘,这几年身体不好,上手术台也少了。

“您怎么来了?”扁栀很意外,赶紧起身。

“我来看看你,”扁栀的研究生老师叫倪储,是个很严厉的人,全国妇产科叫得上厉害的角色,都是他徒弟,可女徒弟,就扁栀一个,倪储对扁栀极尽偏爱,一度要给扁栀铺路,要不是扁栀要回来掌管中医院,如今,恐怕也是妇产科方面的大拿了,“之前我就说过,你的孩子,我替你接生,”

倪储身体不好,握着扁栀的手很凉,可也很有力量,“你安安心心的养着,日子到了,我就过来。”

扁栀这胎四个,加上身份不简单,周家到处去询问好医生筹备扁栀的接生,可却没有人问到他这里来,倪储知道,是扁栀担心他身体吃不消。

“老师……”自己的老师在身边,扁栀一定是最安心的,在研究所的时候,倪储就无数次说过,自己的弟子,他不放心交给别人,日后,扁栀要生几个,他无论在哪里,都一定亲自赶来,扁栀看着年纪这么大,还为了她风尘仆仆赶来的老师,心里很感动。

“可别哭,很快就是要做母亲的人了,”倪储很喜欢这个灵动又聪慧的女弟子,他年纪大了,一点小病,应付起来都很吃力,“我总觉得,我拖着一直不走,就是在等着为你亲自接生。”

他要看着扁栀的孩子平安落地,他才能放心。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