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2章 你的意思是,你要替他还账?

扁栀早饭在周家吃的。

周家所有人都高兴。

周恩幼感受到了大家的喜悦,看着扁栀,问,“麻麻~大家在高兴什么?”

这太复杂了,也说不清楚,周岁寒抱起周恩幼,玩笑道:“在高兴,估计一段时间后,你就要有弟弟妹妹了。”

扁栀听着这就话,差点噎住。

还是拉到吧。

一胎四个,够了。

生孩子是她最弱的时候,她可不想在怀孕了

吃了早饭,扁栀就去上班了。

中午的时候,张老二来了,带着刘云。

扁栀没出去,嫌脏了自己的手,直接喊人叫王春红过来的。

王春红一来,看到了穿着还挺得的刘云,也看到了站在刘云身边的张老二,当场破口大骂。

“你个破鞋!贱货!”

“你还敢在外头找男人啊,你跟我儿子还没离婚呢!你现在这行为,是婚内出轨!”

王春红是个不要脸面的,她大着音调,吸引来众人。

指着刘云的鼻子,“你个蛇蝎心肠的女人!大家伙都来看看啊!这女的,抛夫弃女!生生把我儿子逼成了神经病,惦念着我家里的那套房,我不给,就直接把孩子丢给中医院自己跟男人跑了私奔了!”

“老天爷啊,你要是有眼,你就劈到雷下来,狠狠劈死这对狗男女吧!”

刘云没想过王春红在这里,她对王春红有一种天生的恐惧,她后退着,想拉着张老二从人群中逃离开。

可她怎么走得了,外头的路,中医院的人堵着严严实实的呢。

王春红是个狠厉的人,见人要走,直接一个大步过去,“啪!”的一巴掌甩到刘云的脸上。

拎着刘云的衣服,声泪俱下的面对众人,“大家伙来看看啊,就是她!她就是前段时间被遗弃的孩子的母亲,她就是刘云!她把孩子丢给中医院,自己却跑走了,还勾结着外头的男人来要我家的那套房子,

现在,她跟她的狗男人混不下去了,就想着卖女儿了!来跟中医院的扁栀扁院长勒索钱财!你们说,扁院长多好的一个人,无亲无故的帮她医治了女儿,却要被她拿捏,你们看看啊,这样的人,配做母亲吗?!”

这话一出。

所有人都用惊愕,羞辱的眼神看着刘云。

王春红还觉得不够,拖着刘云的领口,“各位,你们知道儿子是怎么疯的么?就是被这个女人逼疯的,我们家好吃好喝的哄着,供着,就是希望她给我们老王家生个孩子,结果呢,她出去偷人!”

众人:“啊?!!!”

“不信的话,我这里有一份dna检验,是咱们市医院开局的,”王春红掏出检验结果,传递给众人,“你们看啊,这女的出去偷人!给我儿子戴绿帽子,现在又用有病的孩子做筹码,来勒索中医院!大家伙,你们都来看看啊,看看这个天底下,还有没有天理!”

一时间,所有人都沸腾了。

三观炸裂的事情就在眼前,吃瓜众人哪里能放过。

也不知道是谁先动的手,人群中有人狠狠的扯了刘云一把头发,之后是脚,然后是肚子,只听见刘云吃痛的哎呦声不断传来,张老二这会儿有点懵逼。

他打听过刘云的事情,不过多半是零散的,知道她结过婚,知道她离婚了,也知道她为了孩子四处求医。

可什么婚内出轨,还是不是丈夫的,把孩子逼在精神病院,为了拿捏中医院,把亲生的孩子丢在中医院门口,这些事情,他知道从不知道。

这个世界上,什么谎言最逼真。

半真半假的谎言最叫人难以判断。

刘云已经差点被打到地上了,她不知道王春红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她来之前,还以为能够跟扁栀见上一面,态度好的话,扁栀还会继续归置孩子。

却没想到,扁栀没见到,被冲出来的王春红给摆了一道。

她现在连开口的机会都没有,头发被扯了一大把出来,刘云扯着唯一的浮木,转头对张老二狼狈解释,“二哥,你听我解释,不是这样的,真的不是这样的。”

张老二回神的时候,刘云已经鼻青脸肿了。

他心里有一万个疑问,可还是拨开众人,想着先把触犯众怒的人带走。

王春红是个泼妇,可不是个善茬。

见张老二大力的撇开众人,当即冷笑了一声,朝张老二喊,“奸夫淫妇,那男的,你抓着谁的手走呢?!大家伙看看,这对贱人要跑啊!大家快抓住他们我,否则,医院里的孩子又没着落了!”

这话一落,众人当即围了一个圈,把刘云跟张老二给围了起来。

王春红来势汹汹,刘云见状不妙,立即朝中医院的方向伸长脖子大喊,“扁栀!扁栀!你出来啊!你来救救我!我好歹是孩子的母亲,你要是不救我,你花在孩子身上的钱,就永远都拿不回来了!”

刘云这个时候,还想着拿孩子作为筹码。

可中医院里头没人出来,扁栀不在乎那些钱,也懒得去蹚这场浑水。

动静太大,最后警察来了。

警察来的时候,刘云已经被暴揍倒在地上,张老二也很狼狈的瘫倒在一边。

“警官,这是我儿媳妇,”这些话,没有比王春红更有身份说的了,“我要告她,她婚内出轨,谋害我儿子,然后还遗弃亲生女儿,犯了遗弃罪,你们把她抓起来吧。”

这个警是刘云自己报的,她没想到王春红在精神病院里呆了这么久,脑子居然可以这么清楚。

她被带走时,不甘心的转头,对张老二大吼道,“二哥,我是冤枉的,我真的是冤枉的,我没有啊!你找人来救我!一定要找人来救我!”

当天,刘云就上了热搜。

热搜词条第一个:刘云被捕。

第二条:全世界欠扁栀一个道歉。

这个事情,关注度很高,警方调查的速度很快,张老二拿着钱要去保人,被否了。

扁栀当天下班回家,在中医院的门口,瞧见了张老二。

“你是代表你自己来,还是代表你们帮派来的。”

张老二性格硬,“代表我自己。”

扁栀点点头,“那你觉得,自己够资格站在我跟前么?”

张老二的脸上闪过一丝窘迫,“她……是我女人。”

话音落下。

扁栀嗤笑了一声,“她是你女人?她还是别人老婆呢,持证上岗的关系。”

张老二抿了抿唇,“有些话,不应该我说,你今天站在这里,就已经说明你这个人脑子蠢,别浪费我时间,滚开!”

张老二垂了垂眼,“能高抬贵手么?她,我要是不帮她,她就死路一条了,一日夫妻百日恩,我不能看着不管,这样,那个孩子,治疗费花了多少钱,我出。”

扁栀闻言,短促的笑了一声,“哦,你的意思是,你要替她还账?”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