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三十章 生死不论

王正阳见到来人,得意又凶残的瞪了叶天明一眼,狞笑道:
“废物!真是老天都不庇佑你!”
原本,霍听寒和黄冰新的态度让他的心里也有些忌惮。
毕竟是霍家和黄家的人,就算是他强行带走了叶天明,谁也保不准以后霍家和黄家会不会对王家出手。
但现在,他不怕了。
谁不知道,副总督之女林青凤也下了通牒,联合了诸多家族,放了狠话,要把叶天明碎尸万段。
有了共同目标,他们就是最好的朋友。
想到这里,王正阳脸上的笑意就控制不住。
就在此时,原本一直在邀功的黄辉和严冰丽,脸上的笑容也越来越尴尬。
他们抬头的一瞬间,就察觉到了气氛的古怪。
面前的林大小姐和南风都统完全没有想象中的开心愉悦,甚至目光变得凶狠,阴沉。
开口的话,更是让他们夫妇两人都觉得心惊肉跳。
严冰丽有些感觉到不对劲,讪笑道:
“林小姐,请问有什么不对的吗?是不是我们下手还是有点保留了,应该直接废了叶天明?”
“贱人!”
林青凤猛地抬起手,一巴掌抽在了严冰丽脸上!
严冰丽瞬间蒙了,捂住脸不可置信道:
“林小姐,你,你打我干嘛?”
其他人也懵逼了,不知道什么情况。
黄辉看到自己女人被打,心有怒气,但是也不敢做什么,也黑着脸道:
“林小姐,你这是做什么?我们替你抓了叶天明,你打我妻子干嘛?”
林青凤一字一句怒斥道:
“王八蛋!你们竟然敢对叶先生如此!”
“今日,谁若是再敢碰叶先生一下,杀无赦!”
林青凤和南风几乎是同时开口。
变化的口风,哪里像是有深仇大恨?
黄辉和严冰丽听见这话,两人瞬间额头冷汗直冒。
一瞬间,脑子清醒了很多。
这什么情况,这林青凤和南风都统不是应该恨叶天明吗?
怎么现在帮着叶天明说话了,还叫他叶先生?
“南风都统,林小姐...你们怎么...”
黄辉有些发蒙。
林青凤怒斥道:“废话那么多做什么?敢对叶先生如此,你们今天一个都跑不了!”
严冰丽脸色顿时变得煞白,眼里出现一抹惊恐:
“林小姐,南风都统,我们...我们不知道啊!”
“我侄女儿把叶先生带回来疗伤,我们只是跟叶先生开个玩笑
严冰丽哆嗦着说出一句话,随即迅速的走向了叶天明。
黄辉也挤出一抹尴尬的笑容,看着叶天明道:
“叶先生,您看,刚刚给您开个玩笑而已,让您受惊了!”
叶天明冷冷一笑:“不劳你们费心了,省得我再中了其他毒!”
“这...这...”
黄辉冷汗直流,严冰丽更是双腿打颤。
而周围的人,眼睛瞪得溜圆,都伸直了耳朵,有些怀疑自己听错了。
“什么情况?”
“林小姐是在帮叶天明?”
“这样的传闻的通缉令都是假的!林小姐和叶天明的关系匪浅,怎么可能打算置叶天明于死地?”
“真是该死!差点就让我们丢了大脸!”
……
众人面面相觑。
无论是霍家的人还是黄家的人,此刻心里都掀起了惊涛骇浪。
霍雄冷着的脸彻底缓和了下来,连忙朝一旁的人吩咐道:
“快,去照顾大小姐
说着,霍雄朝着叶天明凑近了过去,想要再混一点儿好感。
黄辉和闫冰丽笑的比哭都难看,他们更是脸皮都不要,谄媚的讨好叶天明:
“叶先生说哪儿的话?之前都是误会!”
叶天明直接无视了几人,看向了林青凤和南风。
他朝着两人淡淡的点点头:“多谢
两人的出现,省了他不少的麻烦,先前给他造成的那些影响和不快,也都抵消得干干净净。
说着,叶天明冷漠的看向周围的人,声音足以让在场的人都能听到。
“我现在可以走了吧?”
对这些世家家族,叶天明没有半点的好感。
南风和林青凤见状,虽然有心想要结交,但也这不是时候,只能轻轻的点头,以作回应。
林青凤更是满眼的复杂。
此刻的她,心头更是思绪万千。
一个不惧世家,只做自我的人,即便是面临危险,被人逼到绝境,可脸上也没有半点的畏惧之色。
那平静从容的样子,即便是她在父亲的身上也很少感受过。
这么优秀的男人,真不知道她之前是怎么发了疯,非要去找他麻烦!
看着叶天明头也不回就要离开,林青凤张了张嘴,正想要询问要不要一起同行,一旁的王正阳畏惧的眼里满是不甘。
他犹豫了一瞬,最后还是上前挡住了叶天明。
“林小姐,南方都统,叶天明动手杀我侄子,我奉大哥的命令前来抓人,钥匙就这么把他放走了,我侄子王腾必然死不瞑目,我大哥也绝不会罢休!”
“今日,我一定要有个交代。还请二位理解!”
机不可失。
此刻的叶天明,身中剧毒,灵气被封,动手抓人再合适不过。
南风眉心微微蹙起。
林青凤更是面色冷凝,语气不善的看着王正阳。
“你想要个什么交代?”
王正阳神色悲切,强硬的说道:“林小姐,杀子之仇不共戴天,何况我们王家已经给了黄家二当家的巨额悬赏。若是这么空手回去,我王家族人的心,如何能安?”
“还请您能理解,今日我一定要抓叶天明回去,给我哥交差!”
“放肆!难道连我隐龙司的话,你们王家都不听从了?”
南风沉着脸,冷声的呵斥道。
王正阳目光阴翳,怨毒的看着叶天明。
“南风都统,你们既然是隐龙司的人,自然是要为我们天海百姓主持公道。这是我们王家和叶天明之间的私人恩怨,难道你们就要这么偏袒叶天明吗?”
“你们这么做,就不怕天海市的其他修者质疑你们不公吗?难道就不怕百姓们的口水淹了整个隐龙司吗?”
王正阳似乎被逼急了,语气越说越严肃。
南风的面色沉了下来,原本想要阻拦,心头也有些忌惮。
毕竟先前发出通缉令的是他们,此刻护人的也是他们,消息一旦传出去,隐龙司必将被放在风火浪尖上烤。
南风为难的看向了叶天明:“叶先生,您怎么看?”
叶天明停出了脚步,目光冷然的看着王正阳,轻笑了一声。
“既然王家想要和我单独算账,那我就陪他们玩就是
南风见叶天明这么说,忍不住皱了皱眉。
他虽然有心庇护,但此刻也不能光明正大的袒护,只能顺着叶天明的意思,沉声说道。
“既然你们都没有意见,那就按你们说的办。你们之间的恩怨,今日一并解决,不得牵扯其他人!”
王正阳闻言,面色一喜,眼底深处的阴霾,犹如隐藏在暗处的毒蛇。
他冷冷的看着叶天明,不自觉的捏紧了手掌心,心里暗暗的得意起来。
“一个中了剧毒又被封了经脉的废物,我倒要看看,没有隐龙司的庇护,你怎么横得起来!”
想到这里,王正阳一步踏出,冷冷的看着叶天明。
“废物!我也不占你便宜,咱们一对一,生死不论,怎么样?”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