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7章 那不是秦韶景的嬷嬷吗

佟南霞和佟南鸢则是笑吟吟的看着程慧,“快过来坐
程慧跟着陆令筠一起过去,坐在众人之中。
大家先是问了一下程慧她哥哥如今怎么样,程慧一一的答着。
首说他如今天天在外忙着应酬,根本顾不上她。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说着程二爷如今风头正盛自然忙,叫她别放在心上。
程慧乖巧的点着头。
说完了程麒,大家又问了陆令筠,宁阳侯府如今怎么样,有没有什么用她们帮衬,陆令筠笑着看着她们,叫她们有劲都收着,以后肯定得叫她们帮忙。
侯府如今的关系网里,最为核心的便就是陆令筠自家这些人了。
柳家,陆家,佟家,甚至是赵国公府。
此外还有徐国公府,王将军府。
再外头一些零零散散的,之前与侯府关系不错的,比如说秦氏和老侯爷相熟交好的人脉陆令筠继承的并不多。
她得慢慢发展,同样,发展的前提依旧是先稳定自家的基本盘。
大家闲话闲谈着,柳清霜又说起了她大姑子的事,“对了,我这儿有个喜讯!”
“什么喜讯?”众人纷纷看向她。
“我大姑姐怀了!”柳清霜欣喜道。
众人听到这里,全都眼睛一亮,“恭喜呀!”
“那你大姑姐不就是刘国公府的希望了!”
柳清霜笑着,“这倒还不一定,我大姑姐的妯娌也怀了,不知道到时候谁能生出儿子!”
“天呐,”柳清萍惊呼着,“那不是刘国公府大房一脉怀了两个!”
程慧听到刘国公府的事,极有兴趣道,“那秦韶景她是不是没希望?”
柳清霜点着头,“大房同时有两个有孕的,极大可能生出儿子来,到时候不管是谁生出世子,国公爵位都是大房的,二房的秦氏基本没希望了
“那她这会儿定是在屋里摔碗摔盆!”程慧听到秦韶景计划落空,眼里跟着出口恶气。
柳清霜这时道,“这倒也是,我大姑姐说,二房那儿时常摔锅摔盆,前些时日,那刘二还从外头带了女人回来,就在秦氏的屋子里颠鸾倒凤,叫她气得不轻
“天呐!”佟南鸢听到这里,不可置信,“那秦小姐能忍吗?我怎记得她以前甚是傲气
佟南鸢她们可都是跟秦韶景有过接触的。
秦韶景当初寥寥几面,什么时候都是国公府大小姐派头十足。
“我也纳闷,这秦氏如今是怎么了?”柳清霜皱着眉,“刘二一而再再而三的辱她,她也没闹,只听说了在屋里头生气
“清霜姐姐,你之前不是说了,她同人有私,叫她相公当场抓了程慧道,“她有把柄的,自己算不得干净,自然没理由说人家了
她这话落下后,桌上的女人们纷纷叹气摇头,一脸为秦韶景惋惜。
不知道她以后怎么个出路。
后面众人又闲谈了一大堆,陆令筠饮着茶,喝得饱,她听得多说得少。
尤其是秦韶景的事,哪怕她作为重生者,一眼便看出她许多辛秘的老底儿,她也没讲出去。
喝完茶谈完天后,陆令筠便是带着程慧往回走。
在经过集市时,程慧道,“嫂嫂,咱们再去一趟城西吧,我还想去那儿挑些东西
“好啊陆令筠应着,叫马车往城西去。
很快,她们便是到了陆令筠的铺子。
她们马车停在门口时,便听到了前头的喧哗声音。
“小姐!慧慧小姐,您们怎么来了!”原本在前头看热闹的芷染,看到陆令筠的马车来,转身立马回来迎接。
“我们过来看看程慧看向喧哗的地方,“对了,芷染姐姐,前头又出了什么事?”
芷染看了一眼前面,“还不是那赵大娘家的事,今儿那什么贵人的嬷嬷又来了,叫赵大娘见着,赵大娘正拉着她赔钱呢!”
“噢?”程慧听到这里,立马来了兴趣,“咱们一起去看看
芷染看向陆令筠,陆令筠宠溺一笑,“看看吧
陆令筠带着人往前面凑一凑。
医馆门口,还横着赵大娘亲家母的尸体。
昨儿的事没谈完,那抓药的小厮闹出了人命连夜逃了,如今医馆更是不负责,所有事儿都推给那小厮,叫她有本事找他赔命去,他们医馆概不负责。
赵大娘带着儿媳撒泼耍混闹了两天,眼见着好像没人负责了,今儿下午她突然在人群中见着了昨天那抓药的富贵人家嬷嬷。
一见着她,赵大娘便是拉住她,呼喊着说就是她抓的什么春药,那药药性太猛,吃死了她亲家母。
人群之中的秦嬷嬷叫这老混婆抓得老脸通红。
她今儿本来是回来找茬的!
哪成想遇着了这回事。
这老混婆还到处嚷嚷她配的药是烈性春药,只听得秦嬷嬷羞恼不己。
这老东西但凡是刘国公府或是她秦国公府的,她这会儿就要剥了她的皮!
可这是大街上啊!
眼看着被越来越多人围观,秦嬷嬷羞恼至极首接从身上丢出一锭金子,“这金子买你们家十条命都有够!赶紧滚!”
赵大娘看到地上滚落的金锭,赶紧去抓,这么多钱啊!
她是松开手了,她儿媳还不松,死死抓着秦嬷嬷,就叫她赔命!
秦嬷嬷恼了,“你这不知好歹的贱东西,真惹了我们......我要你们全家好看!”
“算了算了,”赵大娘上前去拉她儿媳,“人家也不是故意的,赔了钱就是了
“我不要钱,我要我娘的命!把我娘的命还我!”
赵大娘见她那儿媳还死拉着人不放,一个劲骂她蠢货,这要真惹恼了贵人的嬷嬷,他们全家都得完!
她亲家母死就死了吧,反正也不是她家谁,死了更好!还省得她挣钱给她吃药了。
想到这里,生怕秦嬷嬷反悔,她大耳光啪啪扇着她儿媳,几下过后,把她扇蒙了,松开她手点头哈腰的叫秦嬷嬷快走。
秦嬷嬷嫌恶的看了她们一眼,快速进了人群中。
而这时,走过来的陆令筠等人便是看到秦嬷嬷那一抹稍纵即逝的背影。
“那不是......秦韶景的嬷嬷吗!”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