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3章 不能退


你别胡来!”贵妃看着淑妃怒道。
淑妃轻笑一声,“怎么是胡来?难道你就甘心吗?若是这回再让他们母子避过这一遭,以后咱们的日子就更不好过了。”
“魏国公府肯愿意出这个头?”贵妃不信。
“就怕出头不成反倒是帮皇后母子一把。”
贵妃深深地吸口气,“你也知道这事儿凶险,那要如何做?”
“不是还有言官吗?勋贵与文臣素来不和睦,但是阁老是文官之首,想来会有法子的。”
贵妃:……
绕来绕去,不还是要她娘家冒险?
贵妃沉着脸不说话,这风险太大了,她就算是愿意搏一把,只怕父亲也不肯。
“张阁老行事素来公正,皇上也是知道的。再说亓坪府一案若是真的,皇后母子所犯之罪不能轻饶,言官本来就是要做这种事情的,不然要他们何用?富贵从来都是险中求。”
贵妃看着淑妃,“你倒是说得轻松,这真要做起来太难了。”
“是啊,不然何必劳动阁老。”
贵妃:……
“你让我想想。”
淑妃点头,“是要好好想想,这关系到你我还有孩子们的前程。”
一句孩子的前程,贵妃的心思就有些晃动了。
太子如果被废,那么最有可能被立为储君的便是自己的儿子,毕竟他可是皇上的长子!
长幼有序,自来如此。
另一边,封嬷嬷把几位王妃送到小花园,又让宫人奉上茶点小心伺候着,这才弯腰退下。
封嬷嬷一走,段徽柔就轻轻松了口气。
段明曦看她一眼,段徽柔立刻挺直脊梁。
康王妃在一旁瞧着只觉得有趣,她低头喝茶假装没看到,等将茶盏放在桌上,这才看着二人开口说道:“也不知道几位王爷如何了。”
他们家的康王从来都是跟着倒霉的那个,希望今日能平安度过去。
明曦也不知道,慢慢说道:“等消息吧。”说完看着段徽柔,“昨日钱侧妃可还好?”
段徽柔嘴角抽了抽,思量着如何回答。
明曦瞧着她直接道:“你如实说。”
段徽柔立刻说道:“不怎么好,洞房还没入,她就喊着肚子疼,说是不小心地摔了一跤动了胎气,戚嬷嬷让人过来把王爷请了过去。”
“那你呢?”
“我身为王妃当然跟了过去。”段徽柔心想,段明曦早就料到钱侧妃会生事,还料到她会借肚子里的孩子闹事,交代过她遇到这种事情不能退。
“然后呢?”康王妃一脸嫌弃的问道,“这个钱侧妃还真是不懂事。”
平常不摔跤,怎么别人入洞房她就摔了?
肯定是故意的。
段徽柔听着康王妃这话心里很是熨帖,又说道:“我还以为她是装的,没想到还真的见了红,戚嬷嬷身体又不好,顾得了这头顾不了那头,然后我就……”说着瞄了一眼段明曦,这才又接着开口,“我就趁势接了王府的大权,以王妃的名义让人请郎中,安置钱侧妃。”
女子见了红,那是在私处,总不好让晋王在场,段徽柔当然趁机把晋王留在外头,她自己跟进去帮着照顾钱侧妃。
当时又忙又乱,如今段徽柔说起来简单,但是昨晚上确实也很凶险。
“钱侧妃肚子上有一道青紫的印子,她说是她脚下一滑不小心撞在了桌子上,我不能确定是不是真的不小心,但是那一撞不是假的。”
段徽柔看着段明曦,小心翼翼地请教她,“大姐,你说这事儿钱侧妃是真的还是假的?”
明曦听着段徽柔这句大姐眉心一跳,不过当着康王妃的面也没说什么。
段徽柔心里猛地松口气,还是段清音说得对,脸皮厚吃个够。
她要做个识时务的人,皇家的事情又烦又乱又多又杂,她肯定不行的,得有人罩着她。
这个人肯定是段明曦啊,她再有骨气,也还是想活下去的。
体体面面的活着。
这天大的富贵都砸她头上了,她要是还接不住,不如直接去投胎吧。
明曦定定神,看着康王妃,“八弟妹,你说呢?”
康王妃摇摇头,“不好说,如果说肚子上真的有一撞之力留下的印痕,若是意外就罢了,若不是意外,大嫂就得小心了,能对自己对肚子里的孩子下这样狠手的人,可不是好相与的。”
段徽柔听着脸都白了,她觉得自己也不是个好人,但是虎毒不食子,她要是有个孩子还在肚子里,肯定不会做这样的事儿。
明曦看着段徽柔吓成这样,就对着她说道:“钱侧妃跟何婉玉斗了那么多年,行事一直有分寸,你才刚进府,还没摸清楚你的性子,肯定不会下狠手,估摸着意外的可能大一些。
她很有可能是想借肚子里的孩子生事,没想到出了这样的意外,当时你把晋王留在外头钱侧妃是什么举动?”
段徽柔当时忙成一团她没太注意,仔细回想一下,这才慢慢说道:“好像没多少反应,钱侧妃当时就只顾着自己的肚子,我看着她挺害怕的样子。”
明曦跟康王妃对视一眼,康王妃便道:“那就有可能意外多一些,但是她敢拿肚子做事,大嫂还是要小心。”
这次是意外,下次就未必了。
“郎中怎么说的?”明曦又问道。
“郎中说这一胎要格外小心,这一撞钱侧妃胎像很是不稳,要好好的养着。”段徽柔道。
“也就是说她这一胎险象环生,随时有可能小产,那你是得小心了。”明曦慢慢说道。
段徽柔脸上的神色很是复杂,没想到她刚嫁过来,就要面临这样的难题,这不是让童生考状元,难为人吗?
“成嬷嬷怎么跟你说的?”明曦看着段徽柔又问道,出了这样的事情,成嬷嬷肯定得想法子。
“成嬷嬷说以后钱侧妃那边的事情,让戚嬷嬷主管,或者是让王爷让人管起来,我最好不沾手。”
“那你就听成嬷嬷的,你跟晋王说,你刚嫁进门,没有照顾孕妇的经验,钱侧妃这一胎又出了意外,你怕王爷的子嗣有个闪失,到时候难以交代,请王爷寻有经验的嬷嬷照看,以保钱侧妃平安生产。”明曦沉声说道。
不管钱侧妃有什么计谋,只要段徽柔躲得远远的,这一关就能差不多避开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