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4章 王夫人疯了

夏清宁听了这话,还算是放心。
见雪沁眼角已经起了泪花,料想是太累了,便让她先去休息。
【不对劲,按照姐姐说的,这一切都是巧合,但是单单从长公主对她好的过分的情况来看,这就很不对劲,谁会平白无故对一个人好的?】
这也是琴娘心中的疑问,但见雪沁一脸大大咧咧的样子,看不出异常,也只能作罢。
母女俩紧张兮兮地头脑风暴,走在前面的雪沁突然转过身来,眼神有些飘忽不定。
“对了,我不小心得罪了人,想要赔礼道歉,琴姨你明日可以多给我五个铜板吗?”
琴娘险些尖叫出声,但还是尽量保持表面平静。
“谁?”
“也不是得罪……”
雪沁的眼神飘忽不定,半晌才把事情说出来。
“就是我是和小郡主一起回家的,但是小郡主看起来不大高兴,所以我还想着……”
夏清宁可听不进去雪沁再说些什么了,若是寻常的不高兴,哪里需要雪沁去安慰,这不高兴的理由,恐怕和雪沁脱不了干系。
雪沁见人不说话,急吼吼地请求。
“若是琴姨觉得不好,那我过些日子放假了,我就去酒楼帮忙,按照平日给别人工钱的一半给我算就好。”
琴娘反应过来,从怀里掏出几个铜板,有些嗔怪道。
“这孩子,说什么胡话,你要什么东西尽管开口,只要咱们身上有的,你说这话也太见外了。”
雪沁不好意思地挠了挠脑袋,也觉得刚刚的话说的太过。
而夏清宁则一直看着雪沁这张和长公主有八分相似的脸,陷入沉思。
【呀!长公主不会已经知道了雪沁姐姐的身份,特地派人在旁边监视吧!】
琴娘听见这话,下意识环顾四周。
但是什么也没有看见,这才意识到自己有些草木皆兵。
“雪沁,今日清宁和你一起睡觉好不好。”
雪沁点点头伸手把夏清宁接过来,琴娘则是急忙转身去找夏千帆,这样的事情,她实在拿不准主意,还是要问问当家的才行。
夏清宁担心被雪沁看出些什么,也赶紧换了副面孔,高高兴兴跟着雪沁去屋里。
……
国子监那边很快就放出了消息,凡事参加了此次决赛的学子,日后尽可在国子监学习。
而那些能在决赛中取得名次的,那更是凤毛麟角,便会入宫伴读,同皇子公主一同听大儒授课。
而考试的成绩,很快就下来了。
为了防止上次冒名顶替的事情,长公主特地印发了几份邀请函,都是特殊定制的,还叫来大理寺亲自送上门。
而夏千帆看着桌子上的两份烫金邀请函,不由得笑出声了。
“哈哈哈哈,我就知道文曜和雪沁不凡,你看看,这不都入宫了吗?”
夏清宁拿起来看看,邀请函其实不过就是个信封,抖一抖,里面还穿出了声响。
“里面有东西。”夏清宁奶声奶气地说道。
随即把两人各自的那份给了他们。
“打开看看吧。”
夏千帆一脸的欣慰,颇有一种犬子成才的成就感。
两人打开,只见里边有一块手牌,几张金叶子,还有一份名录,一封信。
那信上是一封手写信,大致讲诉了信件里边这些东西的用途,还有一些激励话语。
手牌就刻着两人的名字,以及一些基本信息,两人能凭借这个出入皇宫。
而金叶子则是皇宫亲自给的奖励,还有名录,便是宫里的皇子公主的一些情况,还有注意进宫后的礼仪规矩。
雪沁捧在手里,沉甸甸的,皇天不负有心人,这份荣誉来之不易。
“呀,这上边还有国子监院长的落笔。”
夏文曜叫了声。
雪沁一听,就去找自己信封上边的。
这一看,只见一个私印落在尾处——
这是?长公主写的?
雪沁惊讶。
“姐姐的呢?”
夏清宁凑过去,雪沁下意识不想被别人看见,将信封合起来。
“我……我的也是。”
夏清宁一直看着雪沁,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很快,她就想到了另一件事。
“爹爹,秋闱在即,这些日子是不是就要报名了?”
夏千帆似乎是没有想起来,挠着脑袋。
夏清宁摇摇头,这是最近窝在家里读书,读傻了。
“啊对!报名就该是这些天了!”
琴娘也跟着说两句。
“这些天的酒楼多了不少的外地人,估计都是奔着秋闱到京城的,旁边的驿站都住不下人了。”
夏清宁看着今天还是几个孩子放假,便想着自己陪着夏千帆去报名,其他人则是跟着琴娘去酒楼看看有什么需要帮忙的。
怎料,夏千帆刚刚抱着夏清宁出了巷口。
旁边一要饭的女乞丐正拉着过路人要口饭吃,看这身上的衣裳,显然之前也是个富贵人家的体面人,也不知为何会沦落至此。
当被一把甩开时,夏千帆心下一软,走过去便散了三个铜板到乞丐面前。
略带了些怜悯的意味道。
“买个包子吃吧。”
“谢谢,谢谢!”
当女乞丐抬起头,看见夏千帆时,她捡铜板的手猛然顿住,眼中迸发出了前所未有的恨意。
就是他!
“夏千帆!”
夏千帆转身就走,岂料那乞丐猛地往两人身上扑来,他猝不及防,赶紧朝旁边一闪身,那乞丐就扑了个空,直直往地上倒。
“夏千帆,都是你!你害的我家破人亡,你该死!”
“我……我要杀了你!”
“……”
那女子的声音,尖锐刺耳,听的夏千帆皱起了眉头。
“爹爹认识吗?”
夏清宁轻声询问。
【莫不是爹爹欠下的情债?】
夏千帆听见闺女心里这般想自己,险些吐出口老血,赶紧申冤。
“这人的面我都未曾见过,哪里来的认识。”
正说着,那人还要爬起来。
这时候旁边突然钻出来两个小人,把乞丐抱住,嘴里叫着娘。
他们身上倒是整洁许多。
夏千帆这才注意到,其中一个孩子就是之前见过的王芝婉。
那这人是……王夫人?
王夫人还在发狂,两个巴掌甩过去,两个孩子就摔倒在地。
“那是你们的仇人,你们快去杀了他!”
没有办法,两人忍着痛,只能生拉硬拽,把人带走。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